夕陽西下,餘暉照入屋內。

床頭的手機響個不停,葉成亨迷迷糊糊從被窩出伸手取手機,

他揉揉眼一看,原來是他的老大打來。

「喂,老大有事嗎?」葉成亨半夢半醒地回答。

「聽說你前幾天被『狗』追喔?沒事吧?」手機裡傳出一把渾厚的男聲。



「沒事。」

「『送外賣』的時候低調點,最近那些『狗』盯得有點緊。」

「知道了。」

「那個錢我收到了。你的那份錢和新一批的『奇異種子』我都送到『郵箱』了,你晚上有空去看下吧。」

「嗯嗯。」葉成亨在床上伸一個懶腰。 



「還有,明晚九點,社團會在鳳銀茶樓跟『和盛幫』談判,上頭說要全員出動撐場面,你到時一定要來。」

「哦,知道了。」

「我還有事,不說了,拜。」對方掛掉了電話,葉成亨擺回手機,掀起被子蓋過頭,繼續睡覺。

簡單說明一下,二人的對話中提及的「狗」,即警察;「送外賣」,即買賣大麻;「奇異種子」,即大麻。

至於「郵箱」實際是一個儲物櫃,是那種擺放在健身室更衣室中,給會員健身時放置私人物品的儲物櫃。



葉成亨繼續睡,睡到夜晚7點多才起床。

洗涮完,換好衣服,他到樓下的冰室吃過飯,之後走過幾個街口,到「郵箱」取貨。

保力健身室188號儲物櫃,就是「郵箱」的正確位置。

葉成亨到更衣室打開儲物櫃,碰巧遇到符安唯在隔壁儲物櫃放東西。

二人對視一秒。

葉成亨取出黑色的布袋,符安唯把皮鞋放入櫃裡。

「你也是這間健身室的會員嗎?怎麼我之前都沒見過你?」葉成亨先開口。

「半年前交了會費,還以為每天下班之後來運動一下,誰知道天天加班都沒時間來,今天難得一次準時下班所以就過來了。」符安唯脫下西裝,換上運動裝束。



葉成亨鎖上儲物櫃,提著布袋,符安唯見他休閒裝的打扮不像是來健身的,於是打趣地說:「根據我看過那麼多警匪片的經驗,你袋子裡面的應該不是運動用品?袋子裡面很可能是一袋鈔票,或者是毒—」

「品」字未出口,葉成亨立刻打斷他道:「唯哥,有些事情你心裡知道就好,不用說出來的。」

符安唯見葉成亨一副心虛樣便覺得好笑,冷嘲一句:「心虛就不要做賊,做賊就不要心虛。」

「什麼?」葉成亨皺眉。

「算了,我不和你說了,萬一突然有警察走上來,看到我和你站在一起,會誤會我和你是一夥的。」說罷,符安唯便走出更衣室。

葉成亨也提著布袋離開了,他腦海迴響著符安唯的那番話:心虛就不要做賊,做賊就不要心虛。

自己只是一個賣大麻的黑社會小混混,怎麼算是賊呢?



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