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安唯來到健身房,原本打算出一身汗,放鬆一下,只是他在跑步機跑沒多久,汗也未開始出,他的那個大陸廠商客戶就打過來。

他後悔剛才沒有把手機放去儲物櫃。

下班時間客戶打來其實很常見,只是他的客戶打來并不是找他聊生意,而是問他一些不相干的東西,例如問香港哪裡的牛腩麵最好吃,問符安唯家裡有多少兄弟姊妹、有沒有女朋友,問尖沙咀有多大諸如此類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

Peter哥跟他說過,能贏取客戶歡心多數是在下班之後。

於是,符安唯硬著頭皮跟客戶聊了差不多一小時,而對方臨掛電話前說其實他的老婆和兒子回娘家探親了,剩下自己一人,閒得無聊所以才找符安唯聊天。



符安唯無言以對。

但令他更無言的事,這個大陸客跟他談得好好的,而且談判已到了要簽合同的階段,就在距離簽約的前一天,對方突然提出因不知什麼私人理由說今次不能合作。

符安唯花了這麼多唇舌,花了那麼多的精力去跟對方磋商,臨門一腳對方竟然後悔不簽約,那麼之前做的東西不都是白費了嗎?。

這單生意談不成,「大嘴狗」又怒了。

幾乎符安唯的祖宗十八代都被「大嘴狗」搬出來罵過一遍,當著其他同事面前罵足半小時,符安唯被罵得有點不耐煩,於是小聲嘟囔:「媽的,罵完沒有?」



不幸被「大嘴狗」聽到了,他暴跳如雷,「你他媽的這是什麼態度?」

話音剛落,「大嘴狗」拿起檯面的文件扔向符安唯的臉。

一沓紙張擲在符安唯的臉後從半空散落在地。

符安唯此刻也怒了,大力拍桌,「你幹嘛動手?」

「我動手了嗎?哈哈,在座各位,你們看到我動手了嗎?」「大嘴狗」氣焰囂張,在座鴉雀無聲。




「你這算什麼上司?一天到晚就知道罵罵罵,你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不是靠你舅舅的關係你會做到現在這個位置?你不喜歡我就解僱我,本大爺不想聽你這隻大嘴狗在亂吠,呸!」符安唯把心中的不滿一次過宣洩出口。

被人連珠炮發反駁,「大嘴狗」氣得快要爆血管了,「好!我現在就『炒你魷魚』,你以後不用來上班了!」

符安唯浩浩蕩蕩,頭也不回地走出辦公室。

可是,剛踏進電梯他就開始後悔,丟了飯碗,那以後房租電費還有信用卡的賬單誰來付?

忍一時風平浪靜,符安唯怪自己為何不忍一忍,反正都忍了大半年,不差在忍多幾分鐘。

太不智了,符安唯心想。

心情低落的他夜晚一人到酒吧裡面喝悶酒。



他以酒解愁,一直喝,喝到半夜,酒吧突然闖進一班人,他們全身血淋淋,各執西瓜刀互砍對方。

酒吧掀起一場混戰,客人全被嚇得雞飛狗走。

符安唯不甘示弱,拔足逃跑。

他跑遠至幾個街口,躲進一條小巷去。

氣喘得快半死的他好不容易緩過氣來,但外面一片刀劍聲和哀嚎聲,他還是決定暫躲在這裡為妙。

他點燃香煙打算抽兩口定一定神,誰知一個血流滿面的人頭忽然挨到他的肩膀,符安唯被嚇得大叫。

他推開那人頭,一具血淋淋的身軀應聲倒地。

他走近認真看,倒下的男子竟是葉成亨。



符安唯小心翼翼地把手指放到葉成亨的鼻孔處。

還有呼吸,還沒死,符安唯拍拍胸口。

不久之後,後知後覺的警察終於來清場了,救護車把符葉二人送往醫院。

這次事件翌日被各大傳媒報道,事件被定性為黑幫衝突,總共死傷超過一百人。

其中「洪天會」頭目,戴不同在是次衝突中喪生了。

「洪天會」和「和盛幫」是區內兩個最有勢力的幫會,兩派一直都河水不犯井水,但自「和盛幫」的新頭目金明日上任,他不斷帶頭在「洪天會」的地盤搞事,令兩派的關係緊張。

上個月,「和盛幫」的成員在某酒吧打死了「洪天會」的一個小毒販,所以「洪天會」老大戴不同請金明日到鳳銀茶樓談判,要求對方給一個交代。



可惜,最後談判破裂了,演變成相互廝殺的局面,戴不同在混亂中被人開槍射殺。

事件中死傷的大多是「洪天會」的成員,部分怕死的為了保命全都背叛原來的社團,投靠到「和盛幫」。

現在的「洪天會」可以說是元氣大傷,實力大不如前,為了幫社團重振聲威,新當家一上任就招兵買馬,吸納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