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符安唯使盡畢生力氣終於做完第一百下掌上壓。

「好,符安唯,你現在可以回到隊列裡去了。」佘彪說,「同時希望大家能夠準時上班,否則就要扣勤工獎或者像他一樣做一百下掌上壓,知道了嗎?」



「知道…」眾人沒聲沒氣地答。

「好,那麼接下來我簡單介紹今天的工作內容。首先,我會先教大家簡單的街頭搏擊技巧,而搏擊技巧分兩種,一種是用拳頭,一種是用刀,這兩種我都會教大家。大家熟習了基本的搏擊技巧之後,接著就是實戰。」

佘彪展示一張相片,「相中的男人叫『麻鷹』,他是我們『洪天會』的叛徒。之前鳳銀茶樓一役,他為了保命竟然調轉槍頭幫『和盛幫』的人砍殺自己的兄弟,你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要殺死這個『二五仔』。」

「殺?我沒聽錯吧,要我們殺人?」站在符安唯旁邊的一名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錯,你們加上火弟一共有十五個人,今晚十二點你們去『麻鷹』最常去的夜總會門口等,一見到他出來你們就拿刀過去砍他,你們之中哪個能砍死他,哪個就會得到一百塊的獎金,累積到月底哪個人殺的人多他那份薪金自然就會越多,大家明白了嗎?」



「夜晚十二點?合約不是寫我們工作時間是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半的嗎?」符安唯問。

「這年代,打工的,有哪個不加班呢?對嗎?」佘彪說。

另一人舉手問:「要是幾個人同一時間砍死他那筆獎金怎麼算?」

「要是一起殺的話,那麼那筆錢就平均分。」

「這也行?太刻薄了吧,我們可是拼了自己的命幫你們做事呀,一不小心隨時會被人砍死或者被警察捉走,一百塊太少了,至少三百吧。」有人開始討價還價。



「哈哈哈哈哈—」火弟大聲笑,「一群見錢眼開的懦夫,十幾個人去砍一個人還那麼怕死,怕就別幹呀,回家找媽媽吃奶算啦!」

「他媽的金毛仔,有種你再說一遍!」「你什麼了不起的,拽什麼拽?」「幹你媽的!你說誰是懦夫?!」在場的人被火弟這番話惹怒了。

「大家別吵!」佘彪怒喝一聲,「我佘彪,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獎金一百塊就是一百塊,還有我們一定要速戰速決,趕在警察來之前幹掉『麻鷹』。」

然而,符安唯做完那一百下掌上壓後,現在連舉手的力氣也沒有,還怎麼去執砍人。

他想跟佘彪申請豁免一次,但被佘彪拒絕了。

他心裡感觸:人在江湖,果然身不由己。

※※※

「好,各位已經學到了也練習了基本的街頭搏擊技術,現在都差不多八點了,我們換了衣服,拿好裝備到樓下吃個飯,然後就出發吧。」佘彪說。



眾人在拳館操練了一整天,臉上都顯現疲態。

更衣的時候,火弟特意走到符安唯面前,說:「看你全身發軟,待會還是躲在一旁看戲好了,不用出來礙手礙腳。」

「我呸,你才不要礙手礙腳,臭金毛!」符安唯盯著火弟說。

「哈哈哈,你們這群外行人雞手鴨腳的,到時還不是得本大爺出馬收拾『麻鷹』,各位等著看我表演好了,哈哈哈!」

火弟故意提高聲量,好讓其他人聽到他的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