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hello,hello,how  low,hello,hello,hello……」排練室內,歌者手握著麥克風忘形演唱著Nirvana樂隊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鼓手敲打出十六分音符的鼓花後,歌曲進入副歌部分。

歌者扯著嗓子高唱:「With the lights out, it's less dangerous,here we are now,entertain us……」

副歌之後是結他獨奏的部分。

結他手甩著長髮忘我演奏。



三人合奏得很好,唯獨欠缺低音結他的部分,這使歌曲聽起來有點刺耳。

一隊樂隊是不可以缺少低音結他手的。

很快,歌曲演奏完畢,樂隊三人圍著一把四弦的低音結他坐在排練室喝起酒來。

「老四這個仇我一定要報!」鼓手大口大口地灌酒入口。

「哎,老四太大意了,做事不夠利索,總愛搞些什麼花樣,割什麼睪丸的。」結他手呷一口啤酒說, 「結果這次竟然栽在洪天會那幫蝦兵蟹將的手上。」



「喂,二哥,你這樣講,是不是說老四自作孽,把自己搞死是吧?」鼓手把空啤酒罐扔到一邊。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別誤會。」

主唱神色憂傷,靜靜喝酒,沒有發話。

鼓手又開一罐啤酒,「想不到殺了一個戴不同,現在還有一個戴穎。虧她想出外判合約制來招攬新人,我們和盛幫一定要趁他們還完全恢復元氣應該再次出擊打垮他們,不然我怕後患無窮。」

「三弟,別擔心,如果要戴穎那丫頭跟她老爸比,戴不同就像一頭牛,而戴穎還不如一隻螞蟻,完全鬥不過我們這幾隻老虎。」結他手點燃雪茄,「更何況現在我們已經把原來洪天會旗下所有賭館,麻雀館,夜總會,妓寨等全部黃賭毒生意搶過來做,戴穎拿著他老爸剩下的一點錢,請一群門外漢來混黑道,不用我們出手,估計他們熬不了多久就會自動消失的了。」



「話雖如此,但什麼事都有過萬一,我們也不能太掉以輕心。這事大哥你怎麼看?」鼓手說。

主唱放下手中啤酒,拿起麥克風站起來,以嘶啞的聲線開口清唱:「Come as you are, as you were,as I want you to be,as a friend, as a friend…」

結他手拿起結他,鼓手拾起鼓棍,加入演奏。

「Take a rest as a friend, as an old memoria……」

三人用音樂悼念和盛幫的四當家,也是他們的好兄弟,梁家榮。

拿著麥克風唱歌的就是和盛幫的頭目金明日,彈結他的是和盛幫二當家何迪之,打鼓的則是三當家蔡月堂。

「Come dowsed in mud,soaked in bleach,as I want you to be,as a trend,as a friend……」
 
※※※



符安唯沒想到出院第一天就要去開會,更沒想到黑社會也要開例會。

開會的地點正是上次的那間會議室。

當初戴穎在這間會議室「踢」大家入黑社會的情景,符安唯仍歷歷在目。

會議除了大貓還在戒毒所戒毒出席不了之外,其餘三個部門的主管和員工全都出席了。

部門主管先輪流上台講述近期的部門運作情況。

戴穎帶著墨鏡,翹著腿,坐在旁邊聽三人的匯報。

而台下的符安唯則聽得一頭霧水,完全被洪天會那些黑道用語搞糊塗了。



他不懂為什麼他們要把賭館叫作「大球場」,把賭客叫作「球員」,又把援交女孩稱做「玫瑰」和將嫖客稱做「園丁」,除此還有其他一堆莫名其妙的用字。

三位部門主管匯報完畢,輪到戴穎說話。

她上台大力讚揚情人部和博彩部在業績上取得好成績,另外嚴厲批評煙草部半個月來一事無成,一點表現都沒有,葉成亨更被戴穎罵得狗血淋頭,在座其他人看到也替葉成亨感到難堪。

符安唯很明白葉成亨的感受,因為以前他也嘗過不少被上司痛罵的滋味。

罵完一輪,戴穎轉過頭來訓斥機動部兩次出動的表現都強差人意。

符安唯心想出去殺敵連槍都沒給一支,還想我們有什麼好表現。

與此同時,戴穎宣佈將有新一批外判工加入機動部,因為機動部剛喪失了七位員工,所以要補充人手。

但此提議遭到火弟的反對。



火弟說機動部現在有內鬼,不太適宜增添新成員,免得到時又引多幾隻「鬼」入籠。

戴穎了解後也同意火弟的說法,她敦促佘彪要盡快找出內奸,并說接下來會把追債的工作也交給機動部。

換句話說,儘管機動部現在人手不足,但工作量沒有因此減少,反而還增加了。

(OFF TOPIC:People nowsdays still listen to Nirva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