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龍拳館。

「我身邊的這位我猜不用我多作介紹,因為我們機動部幾個同伴在上次的任務中喪生了,導致現在部門人手不夠,所以從今天開始Boss會暫時過來機動部幫忙。」佘彪口中Boss即是戴穎。

原來十五人的機動部,現在只剩下八個人。

戴穎一把火紅頭髮還是那麼搶眼,這天她沒有帶墨鏡,反而戴了一個黑色口罩,只露出雙眼。

「這次,我除了來幫大家忙,還是來捉內鬼的。」戴穎披散的頭髮綁成馬尾。



「沒錯!你們這幾個人中到底是誰出賣了社團,我們一定把你找出來,你跑不掉的!」佘彪說。

此話一出,各人細聲議論紛紛起來。

「上次開會我說了,機動部要開始追債的工作,以後捕殺叛徒的任務就交給火弟和佘彪,其餘人和我就專門負責追債。」戴穎說。

站在符安唯隔壁的Ben「Yeah」的一聲,「太好了,安唯,以後不用去打打殺殺了。」

符安唯心想:不讓我們參與跟和盛幫有關的行動分明是不再相信我們,怕有人洩露風聲,到底那個內鬼是誰?



「安唯,你看起來好像不是很興奮,是有什麼煩惱嗎?」Ben問。

 「沒有,我當然開心,終於不用天天提心吊膽了。」符安唯笑一笑,眼角不經意地掃視到火弟身上。

他看見火弟躲在一角,正拿著筆在紙上寫些什麼,樣子看起來很苦惱。

「你在幹嘛?」符安唯走過去問。

「關你屁事,快滾開!」火弟冷冷答。



符安唯看見那紙上寫了機動部各人的名字和記錄每個人的做過的事情。

「難不成你在玩推理,想推理出哪個人是內鬼?」

火弟連忙把紙筆藏在身後,大罵:「他媽的,我都說關你屁事,叫你滾開,你是不是找打?你以為我沒了一隻手打不過你是不是?」

「我問下而已,你不用這麼兇吧?」

「那個什麼安唯,快過來,我們要出發了。」戴穎呼喚符安唯。

「Boss,我叫符安唯。」符安唯來到戴穎面前說。

「OK,OK,這是紋身貼紙,你隨便找個地方黏上,最好貼在顯眼的位置。」戴穎遞給符安唯兩張青龍圖案的紋身貼紙。

符安唯一看,覺得怎麼那麼眼熟,「Boss,這不是彪哥身上的那個蛟龍紋身?」



「對呀,黑社會身上有個紋才像話嘛,那些『豬肉』看到你有個紋身才會忌你三分,要不然嚇不到他們還錢。」

符安唯心想:豬肉?欠債的人叫豬肉?又是奇怪的洪天會自創用語。

「哦,那我就貼在手臂上吧。」

「對了,還有一樣很重要的事,你有外號嗎?」

「外號?什麼外號?有什麼用?」

「『撻朵』呀!出來混得有個霸氣一點的綽號,你說出來的時候可以震懾一下對手嘛,佘彪怎麼搞的,完全不幫你們取外號。我剛才已經幫其他人改了一個,至於你,讓我想一想…」戴穎仔細打量符安唯。

「我覺得不用了吧,我又不是真的黑社會。」符安唯說。



「想到了!就叫『亞極陀』吧。」

「亞極陀?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

「平成第二代『幪面超人』亞極陀呀,以前電視上有播的,你應該也看過。」

「所以你臉上戴個黑色口罩,遮住一半臉就當自己是幪面超人?」符安唯揶揄道。

「取笑我?」戴穎大力捏一下符安唯的手臂。

「好痛!」

「知道痛就好,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取笑我。」

這是符安唯第一次跟戴穎這麼近距離聊天,戴穎平時看起來好像很兇悍很冷酷,私下原來也有孩子氣的一面。



二人下了樓,其他機動部員工已經在車上等他們。

戴穎等上司機座,高聲說:「出發了,大家扣上好安全帶,我們現在就要出發去那個『豬肉』的公司跟他討債,各位坐穩了。」

別人說女性司機是馬路殺手,戴穎開車不知是馬路殺手也是乘客殺手,她駕著車在馬路上左穿右插、搖擺不定,她個人很享受但貨車裡的其他人快被晃得休克了。

好不容易,貨車終於停下了。

貨車一停下,六名乘客立刻跑下車狂吐。

戴穎說:「坐一陣子就暈車,你們是怎麼當黑社會的,真是沒用!」

符安唯看見面前的大廈,「這裡不就是…」



「怎麼了,安唯,你來過這裡?」Ben拿出紙巾擦嘴。

戴穎帶著一行六人走進電梯,「十五樓。」

他們要到的地方正是符安唯以前上班的地方。

「大嘴狗」正是戴穎口中的那塊「豬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