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十五樓,洪天會六個外判工戴上面罩,并且拉高手袖露出各自的「紋身」。

戴穎走在前頭,她從外套裡面掏出一支十多吋長的伸縮鐵管。

「砰!」戴穎一走進辦公室便狠狠地用鐵管敲打墻壁。

辦公室裡正在工作的人被她這一舉動嚇倒了,Peter哥(這久違的名字)上前問戴穎:「你們來找誰?」

戴穎脫下黑色口罩,以粗豪的聲線說:「我來找你們上司!黃韜,快他媽給我滾出來!」



符安唯第一次見戴穎的真像,她的臉頰,額頭和下巴均有長長的疤痕。

這疤痕不會是黏上去的吧?符安唯心忖。

「發生什麼事呀,怎麼這麼吵?」此時符安唯的前上司「大嘴狗從自己房間走出來。

又一聲「砰」,戴穎一鐵管砸爛面前辦公桌上的電腦。

那個位置正是符安唯以前坐的位置,現在是懸空的,看來還沒有新人入職頂替符安唯的位置。



「黃韜,還錢!總共欠我們一百五十萬,快還錢!」戴穎吼。

「大嘴狗」一見戴穎,態度當刻一百八十度轉變,「大姐,不如進來我房間說吧,這裡人多不太方便。」

「哈,我跟各位大家說,你們上司呢,在我們那裡賭錢,玩德州撲克輸光了,接著跟我們借了一百萬籌碼想翻本,可惜賭術不佳又把那一百萬全輸了。現在他呢,連本帶利一共欠我們一百五十萬!」戴穎故意提高聲調。

「大嘴狗」做出「噓」的手勢,請求戴穎不要再說下去。

「黃韜,你快說,現在這一百五十萬在哪裡?快點拿出來!」



「大姐,再寬容多幾天吧,那筆賬我快……」

未等「大嘴狗」說完,戴穎「哼一聲」,當著對方的面,揮動鐵通狠狠砸在面前的桌子上。

原本完好的桌子被硬生生劈成兩半

在場洪天會的人和公司辦公的人怔住了。

「你他媽的這麼大一間公司,拿個一百幾十萬都拿不出來?我呸!」

「這不公司不是我的,我也只是打工的,一時之間我真的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大嘴狗」雙腿發軟,連站也站不穩。

「呵呵,好吧,那麼兄弟們,幹活!」戴穎喊。

符安唯一行人還愣著,戴穎快步走到「大嘴狗」房間,拿著鐵管到處破壞,「大家知道怎麼做了吧!」



眾人才反應過來,拿出身上的武器在辦公室內大肆破壞。

公司的員工全都躲在一角避難。

「大嘴狗」躲在一張辦公桌下打電話,他想打電話報警但被符安唯發現了。

「他媽的你幹嘛?想打電話報警?」符安唯一腳踢走「大嘴狗」手上的電話,然後把對方逼到一角,對他拳打腳踢。

「大嘴狗」嘴裡不停喊「不要」,但符安唯越打越起勁,把之前心中對「大嘴狗」的憤怒全部用暴力發洩出來。

原本齊整的辦公室被弄得一團糟,戴穎先叫大家停手,然後走到「大嘴狗」面前說:「不還錢是吧?大家過來捉住他!」

戴穎一聲令下,洪天會一眾人上前抓住「大嘴狗」,使他動彈不能。



「再問你一次,一百五十萬,你還不還?」戴穎用鐵管指著「大嘴狗」問。

「大姐大,再寬容我幾天吧。」

「幾天?那你說,還要幾天你才肯還錢。」

「三天!再給我三天!」「大嘴狗」忙道。

「好,你要拖延三天沒問題,但今天你的腿也要吃我三棍,大家把他摁住,不要給他亂動。」

「不要,大姐大,不要!」「大嘴狗」被按在地上無法動彈。

「左腳還是右腳好?」戴穎摸摸下巴假裝苦惱。

猶豫一陣,戴穎擺好陣勢,瞄準「大嘴狗」的左腳。



她目露兇光,手握鐵管,使盡全力向下一砸。

「我還!」「大嘴狗」大喊一聲。

他的褲襠濕了一片,看來是被嚇得失禁了。

戴穎止住了,鐵管離那左腳只有不到一吋的距離。

「鬆開手。」戴穎說。

「大嘴狗」被釋放後,立刻從褲袋拿出支票簿,在上面填上所欠的銀碼,然後交給戴穎。

戴穎核對一下支票,笑一笑說:「數目對了。黃先生,歡迎你下次再來玩,我們隨時恭候。」



說罷,戴穎帶著手下浩浩蕩蕩離開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