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江湖規矩,凡背叛同門者,必受『三刀六眼』之刑。」佘彪說。

(註:所謂三刀六眼,即用利刀刺穿身體,刺三刀能做成六個血洞,又名三刀六洞。)

戴穎從她自己的手袋中拿出一把鋒利的牛肉刀。

「這把是我們洪天會祖傳下來,專門用來處決『二五仔』的屠刀。」佘彪從戴穎手上接過牛肉刀說。

「彪哥,Boss,我真的不是內鬼,你們要相信我!」Ben跪地喊冤。



「大家來把他抓住!」戴穎下令。

「等下!」符安唯擋在Ben的前面說,「Boss,你當初不是說我們只是幫洪天會做事的外判員工,而不屬於洪天會的成員,那道理上我們就不是你們的同門,你們也無權跟我們實行家法!」

戴穎眉頭一皺。

符安唯繼續說:「我們沒有跟你們燒黃紙也沒斬過雞頭,更沒有滴血為盟發過什麼誓,我們不用跟你黑社會講什麼義氣,充其量Ben就是一個商業間諜,他只是洩露了一點公司資料出去,你們可以解僱他或者去告他但不可以這樣用私刑處罰他。」

戴穎思考了一會,「『亞極陀』,你說的也有一點點道理。」



「Boss,處罰叛徒天經地義,這跟是不是黑社會完全沒關係。」佘彪說。

「好吧,我可以免你『三刀六眼』,但—」

「Boss!這不符合規矩呀!」佘彪打斷戴穎說。

戴穎瞥了佘彪一眼繼續說:「『宮本武藏』,我可以不殺你,可是你要放下十萬當作補償費,那我就放你走。」

「Boss,這樣不…」佘彪說。



「佘彪,現在是我說話,請你閉嘴。」

「十萬?Boss我沒有這麼多錢。」Ben說。

「沒十萬?五萬有了吧?」

「這個…我有。」

「把手拿過來。」

「什麼?」

「把手掌伸出來。」戴穎重複道。

Ben伸出手掌,戴穎在他手上寫上一串數字,她對Ben說:「明天九點前,你把五萬塊轉到這個戶口,不然別怪我無情。」



「好好好,謝謝Boss,謝謝!」Ben不勝感激。

「不要叫我Boss了,你不再是洪天會機動部的員工,走吧,Ben,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謝謝不殺之恩,謝謝。」Ben邊說邊走出拳館。

佘彪抗議道:「Boss,你這放過他?他差點害死我們,你怎麼能—」

「佘彪!」戴穎以銳利的目光看著佘彪,「我說話的時候,我不喜歡別人在我旁邊插嘴,你記住了嗎?」

佘彪貌似不太服氣地「嗯」了一聲。

「還有,那批槍到了,你待會跟火弟一起去碼頭接貨。」戴穎吩咐。



「知道。」佘彪答。

「好了,內鬼已經被我們趕走了。」戴穎跟剩餘的五個洪天會外判員工說。「所有人聽好,今天有幾筆債要追討,大家拿好自己東西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火弟走到符安唯面前說:「別給我知道你跟那個『二五仔』Ben是一夥的,不然我不會讓你好過。」

符安唯回應:「Ben不是『二五仔』,我也不是。」

說完,他走出拳館,跟大家一起出發討債了。
 
※※※

戴穎拿著一張支票走出商廈,他們成功又收回一筆欠款。

她吩咐符安唯把貨車開回公司,而她自己就騎電單車離開。



符安唯趁戴穎還沒開車,趁機說:「Boss,謝謝你。」

「謝謝什麼?」戴穎問。

「謝謝你放了Ben一馬。」

戴穎笑說:「哈哈,你以為我真的就這樣放過他?太天真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不說了,拜拜!」

戴穎騎著電單車飛速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