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成亨和馬超兩個人在遊戲機中心流連。

他們在玩模擬賽車遊戲。

「最近每天在實驗室趕貨,真是累死人了。」馬超一手夾著香煙,一手握著軚盤,「生意這麼好,Boss還不多請幾個人回來幫忙分擔一下工作量。」

葉成亨玩得投入,馬超吐一口煙,說:「亨哥,昨天發薪水,你拿了多少?」

葉成亨伸出五隻手指。



「才五萬?怎麼可能?」

葉成亨搖搖頭。

「哦,五十萬,我也有六十幾萬,我相信我很快就可以賺到人生第一個一千萬了,哈哈!」馬超笑說。

一名年輕的少女走到馬超旁邊,「我想要一包『Chili Candy Ball。』」

馬超指一指葉成亨。



葉成亨從口袋取出一小包合成大麻素。

火紅色的包裝上印刷著各種色彩斑斕的卡通圖案。

「小妹妹,你口味挺重的嘛,抽麻辣味,很嗆的喔。」馬超說。

「大叔,我抽什麼關你什麼事?」少女放下四張一百塊,走開了。

「哼,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道是不是毒品抽多了,抽到眼睛都瞎了,我才二十幾歲,看上去這麼年輕就叫我大叔,豈有此理!」馬超扔掉手中煙頭。



「喂,你們兩個在這裡玩很久了,快點把位置讓出來給我們玩。」

數名紋身漢走來。

葉成亨轉頭一看,認出他們是和盛幫的人。

他立刻拉著馬超想逃走。

但一大群小混混衝進來,把整個遊戲機中心完全佔領了。

「別跑了,你們跑不掉的。」人群中走來一個長髮男子。

這人正是和盛幫二當家何迪之。

「把他們綁起來。」何迪之一聲令下,他的手下便把葉馬二人抓住并用麻繩綁住他們。



「他媽的,你想幹嘛?」馬超喊。

「把他們帶上車。」何迪之說。

葉成亨和馬超被強行拉上貨車。

「喂,你要帶我們去哪裡?」馬超問。

何迪之撓撓頭,「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按大哥吩咐把你們兩人抓走,至於他想對你們幹什麼我也不清楚。」

「媽的!你快放開我!」馬超大罵。

葉成亨用極度怨恨的眼神一直看著何迪之。



這張臉,他這輩子也不會忘記。

當時就是這個人在鳳銀茶樓一戰,戳瞎他的眼和割傷他的喉嚨,令他現在看也看不清,講也講不出聲。
何迪之打電話給金明日,「大哥,人已經捉到了。」

「做得好。」

另一邊廂的金明日也捉齊他要捉的人了。

※※※

「...五位政商界人士獲釋以後,各自回到寓所時懷疑被不明人士強行帶走,現今下落不明,警方介入調查,警務處處長稱警方會全力緝兇,如有進一步的消息,本台會有即時的跟進報道。下一則新聞…」

火弟關掉收音機。



天未亮他就收到佘彪的電話,要求他立刻回拳館。

從佘彪緊張的語氣聽出,社團出大事了。

拳館樓下,佘彪和機動部一幹人已經在車上等候出發。

「火弟快上車。」佘彪從窗口扔給一把手槍。

火弟單手接過手槍然後坐上貨車。

「彪哥,發生什麼事?」火弟問。

「和盛幫的人抓走了Boss,葉成亨和馬超,還有情人部和博彩部的主管。」佘彪一邊開車一邊說,「他們要求給一千萬贖金才放人。」

「一千萬?他媽的,他們分明就是挑釁我們洪天會,我幹!」火弟大罵。



「和盛幫簡直不放我們在眼內,媽的,竟敢捉走Boss,這回我要跟他們拼到底!」佘彪激動說。

「你知道Boss他們被捉去哪裡嗎?」火弟問。

「他們要求今天早上七點前拿一千萬去廢車廠贖人。」

火弟看看時間,現在已經六點四十五分。

車上其餘機動部成員像是還沒睡醒,全都無精打采。

「你們這班人,他媽的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火弟大力拍打車頂,對睡眼惺忪的成員說。

「沒錯,大家打起精神,給我聽好了,雖然你們進來機動部只有短短幾個星期,但我對你們都進行過了魔鬼訓練,加上大家手上拿著都是美國最新型號半自動手槍,火力絕對充足,所以完全不用怕和盛幫那班兔崽子!」佘彪激勵車上的機動部成員說。

「上次爆炸那筆賬我他媽的還沒跟他們算賬,今次還抓走我們的人,絕不會放過他們!」火弟眼神充滿怒火。

「大家坐穩,我要加速了。」佘彪踩盡油門,全力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