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們警方接到線報已經立刻趕到現場,可惜還是遲了一步,對於今次事件的喪生者,我們警方感到極度遺憾和表示哀悼。」警務處處長在記者會上交代廢棄車廠槍殺案一事。

「請問處長,警方現在查出匪徒的殺人動機沒有?」在場一名記者問。

「呃,經我們初步調查,五人有可能和黑社會結怨所以遭到報復。」警務處處長回答。

「那麼警方查不查到五人跟黑社會有什麼過節?」

「坊間流傳『五鬥士』背後一直由黑社會操控,請問處長你對這說法有什麼看法?」



「警方在事件中已經拘捕了洪天會的頭目戴穎,請問會不會有進一步行動瓦解整個黑社會組織呢?」

記者搶著提問。

處長清清嗓子逐項回答:「我們暫時未查到匪徒和受害人的關係,也不確定他們之間是否存在過節,大家不要作出無謂猜測。另外,反黑組已經把所有洪天會懷疑涉案的成員捉回來調查,而且洪天會旗下一切非法活動都被我們警方停止了。」

「處長,我想問……」

※※※



處長耐心回答各個問題,直至記者會結束。

趁太陽還沒下山,他帶著一個手下來到郊外的一個荒野森林。

森林入口被人用橫布條封鎖了。

處長蒙著臉走入森林,,他那名手下提著一個布袋跟隨。

金明日已在森林深處等候他。



「喂?你約我來這裡幹嘛?」金明日見到處長劈頭第一句就問。

「不好意思,剛才開那個記者會耽誤了一點時間,讓你久等了。」處長走過去拍拍金明日的肩膀,「這次你做得很好,上頭很滿意。」

「我的人,你放了嗎?」

「呵呵,問得好,放,我現在就放。」

處長的手下吹一聲口哨。

佘彪被兩個黑衣人從大樹背後拖出來。

他雙眼被蒙著黑布,手腳都被綁了起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金明日問。



處長的那位手下從布袋中拿出兩把步槍,一把遞給處長,一把給金明日。

「我們來看看誰的槍法比較準。」處長看一眼金明日,再看看跪在地上的佘彪。

「你要殺了他?這不太合乎道義吧?」金明日說。

處長無視他,吩咐人遞給佘彪一把小刀。

「你聽好了,我給你一分鐘時間給你逃跑,我數三聲就開始計時。」處長喊,「三!」。

「是他幫了我們,你不是說會放他走?為什麼—」金明日抓住著處長的手臂問。

「二。」處長甩開金明日的手,「我信不過他,他知道我們這麼多東西,萬一洩露出去,我們就死定了。」



「一!」

佘彪缺了一隻手掌,他只能單手握著小刀,快速割開綁在身上的麻繩。

「他說他拿了錢就會離開這裡?他不會—」

「砰!」處長舉著獵槍向天開槍,「還有五十秒!」

佘彪很快把上身的繩子切開了,由於雙眼被蒙上的關係,鬆解過程中他不小心割到身體數處。

「四十秒!」

佘彪扯開臉上的黑布,以最快速度割開腳上的麻繩。

「遊戲準備開始咯,興奮嗎?」處長問金明日。



金明日不情願地舉起步槍。

「三十秒!」

佘彪從捆綁中完全釋放,他站起來,看著金明日說:「大哥,我都說了這些『狗』,都是信不過的。」

說完,他就轉身拔足狂奔。

「二十秒!」

「砰!」處長瞄準佘彪的小腿,開了一槍。

「你幹嘛?不是還有二十秒?」金明日壓下處長的步槍。



佘彪小腿血流不止,他嘴裡用髒字咒罵著。

「十秒!」處長繼續喊。

佘彪的腿受傷了,跑不動,他躲去一棵大樹背後。

「咦?怎麼不跑了?」處長假裝提問。

「大哥!」佘彪大喊,樹林裡迴響著他的聲音,「我今天是跑不掉的了,但與其死在卑鄙小人的手下,倒不如我自行了斷!」

佘彪單手握著小刀,對著心臟位置,直刺下去。

處長和金明日走上前看看情況。

佘彪挨著大樹,氣絕身亡。

「唉,真沒意思,這麼快就玩完了。」處長不悅地說。

金明日哀傷地看著佘彪的死狀。

處長的那位手下上前,往佘彪身上開了三槍。

「你做什麼?」金明日驚詫。

「在樹林發現逃犯,警察挺身而出和持刀的逃犯搏鬥,過程中雙方受傷,最後警方將其擊斃。」開槍的人冷冷地說。

「哈哈哈哈!Good Job!」處長仰頭大笑。

金明日把步槍還給處長,「人已經死了,我可以走了吧?」

「呵呵,以後洪天會旗下所有黃賭毒的生意,全交給你們和盛幫管。」處長拍拍金明日肩膊說。「好好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