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時分。

羈留室內的五人圍在一齊商討事情。

「真的要逃獄嗎?」符安唯小聲問。

「你想留在這裡你可以不走,沒人逼你,總之就不要在這裡婆婆媽媽的。」火弟說。

「他們有槍,我們怎麼打得過?」符安唯說。



「有我在,你怕什麼?」火弟反駁。

「好了,別吵了,時候差不多」馬超說,「大貓哥,你準備好了嗎?」

大貓點點頭。

「大家準備了。」馬超看各位一眼,深呼吸一口,大喊:「救命!救命!有人癲癇發作!」

大貓立刻作出白粉戒斷時的症狀,他躺在地上抽搐,嘔吐,還有發狂般不斷自己打自己。



三個當值警察立刻到場了解發生什麼事。

隔壁羈留室的戴穎也被吵醒了。

「他,他好像是癲癇病發作?」馬超七情上面。

警察打開閘門,就這時候,符安唯撲倒一名警察,火弟和葉成亨對付其餘兩個。

符安唯成功搶走警察身上的槍,他立刻拋給火弟。



火弟單手接著。

「砰!砰!砰!」火弟毫不留情射殺三個警員。

「喂,你小心點,差點射到我!」符安唯向火弟投訴。

馬超搜索三具屍體,「找到鑰匙了,快去救Boss!」

馬超打開隔壁羈留室的閘門,把戴穎放出來。

「我們快走!」戴穎說。

葉成亨一臉慌張指著大貓。

「糟了,大貓好像真的發作?」符安唯說。



「『亞極陀』,你負責抬走大貓。」戴穎從死去的警員身上取走警槍。

「嗯。」符安唯背起大貓時不小心弄到肩上的子彈頭,一陣麻痛頓然傳遍全身。

「Boss,這個門要密碼才可以解開。」馬超喊。

「砰!砰!砰!」火弟朝門鎖位置開槍,觸動了警報。

他大力踢門,但門仍然打不開。

「沒用的,這個門一定要密碼才可以打開。」馬超說。

門後已經傳來密集的腳步聲。



「沒辦法,直接幹吧!」戴穎雙手持槍,對眾人說。

「正合我意。」火弟舉槍向前。

密碼門被打開了,一隊警察擺出射擊姿態出現眼前。

「砰!砰!砰!砰!砰!」雙方交火,槍聲連天。

火弟和戴穎擋在前頭掩護其餘四人。

「砰!砰!砰!」子彈橫飛,硝煙四起。

「幹!」戴穎不幸中槍,她的小腹被打中了。

「Boss,你沒事吧?」火弟瞄準敵人開槍。



「沒事!」

話音剛落,她身中第二槍,被人打中大腿。

火弟把手中的槍往後扔,然後搶過戴穎手上的槍,并用身體把她撞到後面,「符安唯,換你上!」

手槍被扔到自己面前,符安唯放下大貓,心想:幹!死就死吧!

「馬超,亨哥,我掩護你們,你們先帶Boss和大貓離開!」火弟喊。

他提槍上前,他見到火弟身上也中了槍,「你受傷了。」

「呵呵,倒是來看看我們誰先被射死?」火弟笑說。



火弟和符安唯幹掉堵在門口的警察,他們從羈留室一路殺出去。

符安唯瞄準他們的頭,就射中他們的頭,瞄準他們的頸就能射他們的頸。

雖然他開槍的經驗只有兩次,但他的槍法像是與生俱來的,他想射哪裡就能命中哪裡。

他們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一直殺到一樓,敵人逐一倒下。

但符安唯身邊的火弟突然吐出一口血。

 「你怎麼樣?」符安唯問。

「別管我!」火弟手上的槍沒子彈了,但撿起地上另一把。

此時馬超和葉成亨帶著戴穎和大貓想從正門離開,但見到前來支援的警察乘著警車來到了。

馬葉二人立刻關起大門并扣上門栓,馬超大喊「走後門!」

六人馬上往後門處跑,但跑到一半,火弟終於撐不住倒在地上。

「火弟,你還行嗎?」符安唯走過去,扶起火弟,想背起他離開。

但火弟甩開符安唯的手:「你幹嘛?」

「廢話,背你走呀!」符安唯說。

「不用了,我火弟不是會逃走的人。」

「你們還在幹嗎?快點過來!」馬超等人已經在後門離開。

「嘭!」正門的大門被撞開,一班配上重裝的警察衝進來。

「他們已經來了,媽的,再不走我不管你了。」符安唯焦急地說。

火弟又吐一口血,他的氣息漸弱。

他指著遠處辦公室的一張大班椅,笑一笑說:「殺『麻鷹』的時候,我踢了你一腳。你說我欠了你一腳,今天有機會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