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她說起自己從前的種種不幸像是在說著別人的故事般, 但我卻倍感辛酸...



無常
 
人生無常。
想不到她就這樣子走了。
上一次還在一起在酒樓喝茶。
那次卻是最後一次看見她了。
想到每次看到她, 她都是非常健談, 什麼事情總能帶笑評論一番的人。
怎想到她的一生卻是如此的坎坷。
她的名字叫莉姐, 大家都這樣子叫的。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貨櫃建成的辦公室。


她是負任清潔的阿姐。
她的噪門很大, 笑聲當然也很大。
表面上她是個樂觀的人,
她說起自己從前的種種不幸像是在說著別人的故事般,
但我卻倍感辛酸,
她所經歷的都堅強面對。
她小時候是圍村女, 大多男孩都不敢欺負她,
因為她非常惡, 聲大夾惡。
為了不讓別人欺負弟妹和自己, 被迫學成的吧。
她倔強的性格慢慢便形成了,


不懂溫柔的女人, 注定要自己成為堅強的女漢子。
也許, 她就這裡開始了她不幸的一生。
入到工廠所賺的錢, 全部都交給她的母親。
說她撐起了半頭家也不為過。
然而, 她的母親總是痛愛她的弟妹。
到她的弟姐都長大成人, 安穩置業時,
她卻被老公拋棄了,
遺下她和她的三個女兒, 以及一片迷惘。
她的無私, 一生所賺的金錢,
交給了母親,


供養弟妹讀書,
交給老公,
養活女兒…
獨力撫養三個女兒, 也只是她不幸的延續,
未婚生子, 單親媽媽…
從來沒有機會學習的她只能一直找些簡單的工作。
即使我們都被打小報告而離職後,
她還確診是患上了癌症,
不但頸部腫脹, 也眼部也受影響。
眼部手術後, 只有一隻眼睛能有視力, 視力也不佳。
見她如些樂觀, 還以為一切都安好…
原來她自己默默承受, 也不想我們為她擔心。
就在我們都工作忙碌之際,
她, 卻悄悄地離開了。
希望她是帶著微笑而離世吧。


只可惜我們還來不及跟她說聲再見。
今生她已經嚐遍了苦難,
如果, 還有下一世,
希望她會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吧。
人生無常,
不要總以為那一日還距離很遠,
人生要覺悟,
珍惜還能睜開眼, 呼吸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