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小姐,請問幾多位?」「他到了的拉。」「好,那請..」「彭!」原來是小軒聽到了我的聲音,馬上站了起來、不少心撞到了餐卓。他尷尬極了的提起手來,又傻、又好笑的對我說聲:「嗨..」



「小姐,請問幾多位?」「他到了的拉。」「好,那請..」「彭!」原來是小軒聽到了我的聲音,馬上站了起來、不少心撞到了餐卓。他尷尬極了的提起手來,又傻、又好笑的對我說聲:「嗨..」「嗨!」我也對他揮一揮手,散發著中女那股悠然自若、處於泰然的迷人氣質,輕步走到他的面前,他卻呆呆的望著我..望著我那半透視的寶藍色晚裝,它其實只有胸前的大V、身體兩側,用了黑色的尼龍薄紗,但就一直伸延到大腿上。我輕輕拉椅子,怕他看不清楚的,刻意的轉了半個身,才把吊肩上的小手袋、放在餐桌上,讓他看看我的透視大玉背。

我坐了下來,他卻仍然站著,這個角度,應該在看我的乳溝吧..「怎樣,你不想坐低?」
「啊,對不起..」小軒立即坐了下來,雙手放在大腿上,像個小孩一般不敢亂動。見他這麼緊張,我便先挑起話說:
「來告訴宜姐,怎麼突然約我出來吃飯?」
「沒..沒甚麼,之前公司監說..說我演的不錯,下一部戲,可能..可能讓我擔正男一..」
「那很好啊,但為甚麼要請我?」
「沒有,因為之前宜姐教了..教了我很多,我一定要報答你..」
看他漏著口,幾隻字、幾隻字的吐出話來,我心裡不禁一個甜笑。沒等他說完,我便開口截著他..
「慶祝是應該,但報答就不用了。既然慶祝你榮升男一,這一餐就我請吧!」


「不行..明明是宜姐幫了我,怎可以還要..」
「就這樣說定了吧,好歹我也是公司當家花旦之一,如果還要讓你請,給八卦雜誌知道了,會說我欺負新人的拉,知道嗎?」
我說著還跳皮的,向他單了一下眼。他被我窒住了,竟然還臉紅起來呢!

過了良久,小軒都再沒出聲了,於是我便說道:「唔..你不打算給我看餐牌嗎?」
「啊..對不起、對不起..」他這時才發現,之前看了餐牌,一直沒放回去..
我打開餐牌,刻意輕輕傾前身子的看著、一臉苦惱的埋怨:「唔..好似樣樣都很吃,選那個好呢?」
其實我知道的,知道小軒一直眼定定、拼命盯著我透視的胸口看,他甚至口還合不起來呢,我心裡不禁覺得好笑;而餐桌之下,拗著雙腿的我,便開始搖著小腿..小腿搖著搖著,幅度越來越大,「察..」細到幾乎聽不見的,高跟鞋輕輕的,擦到小軒的褲腳拉!

小軒全身為之一震,我固作沒留意的,繼續看著餐牌,卻偷偷瞄了他一眼..可憐的小軒,已經被我弄得臉耳赤拉!其實,小軒不過是個血氣方剛、不到三十歲的小孩子,又怎會對女性沒興趣?只是時下那些小丫頭,又刁蠻、又任性、又霸道,而且更愛耍著拙劣的小手段,單純的小軒根本搞不定她們。就在幾年前,小軒便被前女友冤屈,說他打女人..那時小軒才出道三四年,這樣的負面新聞,足以讓娛樂圈泛起、足夠打沈他事業的小風浪了!由那時開始,他便對著同齡的女孩子,患上了「女性恐懼症」。



「唔..就吃這個拉!」我舉高了手,示意待應過來,「小姐,你想點些甚麼?」
「我要一個龍蝦白汁燴伊面,配羊架襯西蘭花,飲忌廉滾黑松露..你呢?」突然被我叫著,小軒猛然一晃、急忙應道:「一..一樣..」
等待應走了,我見他這麼緊張,便忍不住、要逗他玩玩看。
「小軒,你覺得宜姐今天穿得怎樣?」我雙手撥著頭髮,打開了透視的大V任他看,他應該連隱形奶罩也看到了吧,嘻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