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真的開始害怕了……開始好驚,並且向他道歉。


(後來他在法庭上強調我是自願,是援交少女,這個衰人很懂心理學,一度令陪審團信他,到時他只是非法性交,刑期會輕不少。因為我十分害怕,而且本身有 亞氏保加症(但只是有少少)影響, 表達能力有限, 令到作供有少少前後矛盾,差點令放生衰人, 在法庭上,我聽到不少旁聽者恥笑我,又話我收太少錢, 不服氣而冤枉被告)

但可能我說話和行為的確太過份了, 我見到他用一種很兇惡和淫邪的咸濕目光盯著我. 我十分害怕, 說了多句對不起,然後就走進廁所(在法庭上 辯方律師質疑我為什麼 要這樣做,而不是直接回家?幸好心理專家引證我是有少少自閉問題, 加上自小嬌生慣養膽小怕事, 所以出現因為害怕而找地方 躲藏的行為)。但我不知道他已經 跟著我入了女廁。

我因為害怕而 躲在廁所,心中以為條友走了,但出來時,  他就在我面前, 我見到了他楞了一下,心中恐慌極了, 我準備逃離,但 他突然上前去用手掐住我的頸, 壓得我透不過氣來, 心中十分絕望無助, 經幾番掙紮下, 可能用力過大, 後腦撞擊在牆上, 我當堂暈了一暈。好痛,我強忍着不讓自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