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繼續運用全身之力把弟弟狠狠的往我的陰穴內插去, 我隻能痛苦地扭動著身軀呻吟,失身的瞬間我發出了慘叫聲, 亂踢著雙腿想要掙紮。他一手推我埋牆,用力深深一咬,將齒印深深烙在我嫩滑的肌膚 上.他的弟弟毛多而長,厚厚的將我整個陰戶遮住,他的「弟弟」已深入我的陰穴內.

「你放過我啦…求你」我楚楚可憐地說

但他重重地再給我一記耳光,粉碎了我最後的抗衡,他淫笑著捉緊我的腰肢。用力全身壓下來,他的「弟弟」的插入時快時慢,時深時淺.

他高興得狂叫起來。「好好記住呢個感覺,你依家比人強姦緊。」

「好痛呀,唔要呀,放手」我還是一直哭,一直求饒,並且一直喊不要,可是我越哭他就越頂,他越頂我就越感覺痛苦, 他捏著我脫光了的臀部, 瘋狂地壓在我身上,五六十次亢奮到底.



這時看著全裸的中年男人, 不斷發出殘酷的咸濕叫聲,也分不清是興奮還是甚麼,汗濕的化黏在他的胸肌,他的身軀已染成發情的公老虎。陰道壁上的摩擦使他全身戰抖,他已經控制不住猛烈的活塞動作,終於無數灼熱稠密的白色液體在我的子宮內瘋狂爆射。隨著他的「弟弟」的每一下脈動,更多的精液一波一波的灌注進我的子宮之內,直到那些多餘的精液和不少處女血沿著陰道慢慢倒流而出.


沒有想到自己幻想中甜蜜的初吻,初夜竟然給了一個陌生人,而且是一個大我很多年的老大叔時,我不禁大聲哭叫,並且用拳頭打果個衰人,但換來的是自己軟弱的手被捉住,他大力地拉扯, 搞到我好痛, 睇到我可憐的樣子,他竟然興奮地笑,並且賞了我耳光。 他說我是一個淫蕩的賤西,我羞紅的臉掛着一滴滴眼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