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審理過程:辯方指我…多次與被告到旺角仕德福酒 店發生性行為後感到快樂。我強烈否認…

「我咁樣做是另有目的」我全身顫抖地說的,在場的人紛紛哇一聲。「你所謂的目的根本就是希望可以收取更多肉金……」「被告說是你主動去騷擾他,甚至給公廁門口外用旁邊的洗地水撥向他」「後來他用金錢引誘你,你主動跟他性交」,作供至此我不禁落淚,辯方律師的盤問令我情緒徹底崩潰,法官只好休庭。


平果日報新聞頭條,懷疑被多次強姦的十二歲女童突然推翻口供,並且說是因為不滿被告不願再給援交的金錢,而冤枉被告,在商場廁所同被告做愛後,因為其沒有付款而自己裸體出來,再冤枉被告。法官當然不信,但無奈下只能判其非法性交罪。


「又是冤枉」「狗男賤女」「小小年紀又援交又冤枉人」梓欣很喜歡上網,她在網上看到這些言論,令她感到沮喪,fb也受到了不少網絡欺凌,可憐的少女只能把社交帳號刪除了,然後抱着公仔哭泣,少女父母看在眼,痛在心。欣欣母親煮了她最喜歡的煎豬扒,漢堡扒,又有羅宋湯,但她只吃兩口便突然噁心嘔吐,父母大驚下送了她去急性室,結果卻是令人徹底心碎。醫生沒有禮貌地說欣欣有了BB,又罵欣欣父母沒有教好女兒,欣欣父親其實是十分燥火的,只有在老婆和他最疼愛的女兒前才是十分溫和,他幾乎從未對欣欣大聲過,聽到又有人侮辱他的寶貝女,他爆發了。




直到欣欣被父親的暴燥怒火嚇親,不停尖叫哭求不要打她,她會乖乖的,欣欣父親才收口,老婆怒目雙視他,他自責又痛心的安慰女兒,說有爸爸永遠保護妳,妳再不會受傷了。


醫護人員則在旁小小聲地說他是否有虐待女兒,會不會是他侵犯了女兒。(原來他們認不出女童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