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中也有哀悼我的活動,認識我的老師們同學們紛紛流淚, 政府已經安排社工和心理學家為學校有需要的學生,教職員 進行輔導及協助!


多年之後,在社會和律政司的施壓下,加上五十萬人大遊行,終審法院裁定原來判決刑期太低,決定將林梓欣案犯人加刑至五十年(更規定他和以後所有強姦罪及性侵兒童案的犯人,必須坐足刑期,無法享有任何獄中行為良好而減刑的權利,或者假釋),以加強阻嚇力及反映案件嚴重性,同時也是令犯人為自己的無恥,滅絕人性行為,付出公平的代價!!


在一切告一段落後,爸爸去拜祭我和母親(她在精神病院中自殺,死前要求去接欣欣放學,情緒失控),期間忍不住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