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情達至完美時就是極致。
無疑你在這方面已到極致的地步。
至少在我幻想中、曖昧劇情中,排山倒海的瓶中信已沉殿到海溝深處。
你卻無恥得用鯨魚嘴巴撈出一堆長滿濕黏青苔的玻璃瓶,甚至沒有擦乾淨,
把完整的掛在身上,
把漂亮的收到房間,
把碎掉的捏進我的心房。
這次沒擠出血來,你失望極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