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個勇敢的搓拿人。
某程度上,我是隻沒自信的小狐狸。
每作新嘗試、舊挑戰,我都必須先在原地自轉至少五十個圈,再用手指頭捏一捏下顎琢磨一番,然後還是縮回小窩裡。
當然在某些情況下我會假裝成自信滿滿的樣子,尤其是在上台表演前五分鍾╴總不能在後台自轉自轉自轉弄得自己天旋地轉吧﹖
不過至少在建立這篇小散文時我會完完整整把以上的過程做八十次,到第八十一次時就會豎起尾巴探頭出外看看,然後用生硬的手段拼出我所想的。

老實說,在文章發佈的第一天時,我在街上不斷用手機重複又重複地點入我的文章看過仔細,看看會否有什麼地方寫得不好或用字錯誤。
過程就像強迫症病人不斷來回檢查門是否關好手是否清潔得乾淨。 (我絕對覺得有三分之二的點擊率是從我的手機而來)
可是近日我又再回到這個自轉的looping中,事源是我想寫一篇新的小品,想法有了,劇情有了,人物都有了,但勇氣就沒有了。
期間我不斷懷疑自己的想法、懷疑自己的文筆、懷疑自己的用字、懷疑自己的標點,無時無刻都在思考著焦慮著。


終於在剛剛的時分我結束了自轉,打開電腦按下鍵盤開始寫第一節,但總覺得今晚並不是寫作的好時分,原因是我的頭腦並沒有帶著任何情緒或要求。

情緒是寫作的好工具,當情緒找上門時,寫的文字特別有張力,且感情亦尤其豐富。可是這晚卻沒有情緒,不能推動我的EX技能。
不緊要,我心想著。我走去廚房,打開雪櫃看看有沒有啤酒。
對,酒是情緒的代替品,當進入那個有輕微醉意的狀態時,思緒會像搖晃中的包裝花生般不斷呯呯咯咯,意識會變成從地幔噴出地表的岩漿,跳出火山口朝往高空進發最後
像打碎的雞蛋似的降落到地上。單靠這些,寫作起來時已經特別有興致。

但是,沒有酒…
為什麼會沒有酒…
我需要酒,還有熱浪。



我好奇看著在客廳的老爸,上身只穿一件白色背心,配搭著鮮紅色的沙灘短褲,兩腿張開的坐在沙發上看夜間新聞,完全呈現了頹廢中年男人的典型形象。
手上還拿著一罐冰凍得冒出水點的啤酒,咕嚕咕嚕地灌入喉嚨裡。嗯…最後一罐啤酒…
喝著啤酒看新聞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今晚我還是收收皮,早點睡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