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睇我咁唔care,其實我真係好撚驚。」
這是我的潛台詞,每刻在耳邊周旋著。
我一直不喜歡這個地鐵站,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潛意識裡認為這個地方格外危險,
月台的空隙異常寬闊,下車時要大步躍過防止腿卡在月台與車之間。
對上一次來到這裡,大約是五個月前。
當時我還是位守時的好孩子,比原定時間早到了二十分鍾,所以一直在等待。
坐在棕色的長板櫈上,眼睛離不開月台與車之間的空隙。若果腿墮入隙中深淵,
時間會否無止境伸廷至未來握著鑽石介指的一刻?
若非,墮軌者會在兩秒間享受最後的完美,然後合十雙手祈求時間的停止。
我想,還是一大步走過去好了。


現在,前方操著大陸口音的大媽正抱怨月台為何沒有裝上閘門害她要大步走過空隙、
車廂上活潑的小孩在期待著車門打開的一刻,能夠一大步一大步跑出車外。
雨滴答滴答落在露出車軌上的月台邊,眼睛不敢四處張望以防看到紅衣女孩把我的心捏緊。
我坐在月台邊的椅子上裝著看書以防巨人找到我的血跡。噗噗噗噗噗。
果陀即將到來,而我須在裂縫中默默承受著暴燥的心情。我想,還是一大步走過去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