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侯望著樓下的小商場,感覺非常殘舊,自覺這些殘破的小商場有損香港這個大都會的市容。
經過商場的小走廊時會看到印有房屋署標誌的藍色垃圾筒,然後才意識到祖母要帶我去的是商場底層的街市,
我唯有不斷哭鬧著說不要進去(可能小時侯的我有潔疵,對濕黏黏的街市有強烈不適感)。
所以,我希望所有地方都能變得更豪華,把一切污濁都沖洗得乾乾淨淨,來迎合香港這個高尚得令我自豪的城市。
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樓下商場變得愈來愈冠冕堂皇,卻沒衍生出那份豪華且時尚的優越感。
也許是從我不再看電視的時候、播放清單中的歌曲再沒有廣東歌的時候、聽見m記的小學生開始說普通話的時候、以及覺得一億是很便宜的時候‥‥‥
骯髒的街市竟逐漸變成華麗的貴婦菜市場,商場內的小商鋪一間一間的漸漸結業或遷走,變成一系列大x樂集團的食肆。
犯賤的我現在竟想把當初濕黏黏的魚檔叫回來,把以往被我批評為「比狗食」的小餐館叫回來,還有那些到現在還沒有光顧過一次的小商店‥‥
原因是‥‥我們都知道我們沒有了選擇權,一切一切都開始被同化,被取代。你所吃的,所用的,所穿的,都是購自同一個集團。
在你供養集團時,還需要忍受著一固怒氣去吃那碟「比狗食」的碟頭飯–「點解次次食LUNCH都係得呢間?」


「咁樣都收我四十蚊?」
「屌你改長個名又加價。」。
嗨,你夢想成真了,請投入這個城市的懷抱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