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什麼呢?
我看到一顆顆燈泡。
自畫像與本身的人物對望,拉扯各自空間的領域。
電台DJ說白了,看到自己將會死亡。看見霓虹燈投射自己落牆的影子,自己即將死亡。為了阻擋窗外的純白月光,主人公把窗簾拉上,試圖吞噬影子與影子的空間,給他們扔到無窮無盡的虛無中,說是永不超生。我躺臥在陌生的空間中,尋找著自己的影子。你相信存在著反轉世界嗎?我問。存在,且存在於每個人的影子裡,還要不真不確地繼續運行所謂第四維度-時間。我貼著牆,對他說,你最近好嗎?我有沒有把你害慘了?
他說....沒有,因為我們從出生以來都是相反的。你是,我否。你入,我出。你傷心,我快樂。

你的倒敍,我的順序,造就了一對活在影子內外的怪胎。


-三月二十九日清晨四時,酒醉下執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