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7:30左右。

客廳餐桌上已放好了晚餐的餸菜,今天的晚飯依然是我媽負責呢。

我夾起小小的一片肉放入囗中。

「嗯…嗯…」

老了一點呢…



早些上碟的話應該會更好的。

以上的話在我心裏默默唸了一次,接著跟隨肉片吞到肚子去就算了。

我沒有說出來不是因為不敢說,而是因為不可能說……

我家的母親,每天在醫院的手術室中拼搏救人,回到家還要給我做晚餐……

她如此辛勞, 試問我又怎可能挑剔出來……



對,不可能再挑剔甚麼。

我這樣想着,接著大口大口的哽下白飯。

係喇綺蘋,噚晚瞓得好唔好呀?」我媽突然問到。
「嗯,瞓得好好呀。」她笑笑回應。

虧你睡得舒舒服服的,都不知我睡梳化睡得腰酸背痛……

「瞓得好就得喇, 子橘鍾意瞓硬床褥我怕你瞓唔慣。」


「唓…冇人叫佢瞓床傢嘛,瞓梳化咪軟囉……」我低著頭暗喑說著。

事實上,我就是因為梳化太軟今早才會腰酸骨痛……

「子橘!你真係呢!……」我媽又一副烤餅面。
「算啦阿姨,其實張床好好瞓㗎。」她馬上按下我媽的怒火,同時又不忘補句 :「只係一唸到張床係邊嗰嘅就有少少想嘔咁啫。」她直盯我說。

她是要應戰嗎?

「乜係咩?既然你都咁講我唔介意換返張梳化畀你嘅。」
「唔洗麻煩你喇,我想嘔都至少叫有間房瞓,好過啲人要瞓廳啦。」
「呵呵,原來搶人間房仲可以咁大聲講出嚟㗎? 」
「咁都要有人畀人搶到先大聲得嘅。」
「爛蘋果,有種你講多次。」
「講多十次都得呀,垃圾橙。」



 [我們互相勵著對方,兩雙眼睛之間存在著一道無形的閃電一樣,世界大戰一觸即發。

「喂!… 你倆個唔好嘈喇……」我媽沒好氣的制止了我們

接著我倆對對方互「哼!」一聲暫時休戰。

「唉…」我媽在一旁倒抽了一口涼氣,想必她是對一直水火不容的我們感到點精神疲倦了。
「係喇阿姨,我禮拜六應該會夜少少返。」
「做咩事?」
「我朋友生日,會去佢屋企開party。」
「男朋友?」

我媽突然一句令氣氛當場冷了……
「唉?…阿姨我冇男朋友㗎…」她一面尷尬的。


「我見你張花紙咁深色我以為係送畀男朋友嘅㖭。」

的確,她的書包旁邊正好放着一卷灰黑色的花紙,款式非常男生。

「因為咁啱冇囇其他款……」
「禮物係畀姐妹㗎~~」

她做出一個陪笑臉說着。

……………………

時間來到星期六早上九時左右。

要出席好姐妹生日party的她現在走到門口準備出門。



我在客廳目送着她,因想快點開始砌新買的模型所以即便今天是假日我還是早起了身,結果剛好就碰上她了。

「走嗱綺蘋?」我媽一邊抓住散亂的頭髮一邊從睡房出來。
「嗯,byebye阿姨。」
「唔好咁夜返呀。」

在我媽叮嚀一句後,她就離開了。

「咁你點呀?」

我媽接著問我,我坐到枱前開始打開模型盒。

「唔出街。」我散漫說着。
「唉…成日宅係間屋度,你話你第時點算呀……」

「…………」我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開始砌。



她見我不出聲也懶得繼續埋怨,留下了一句「我都約咗人,你自己搞掂啦。」很快就離開了家門。

。。。。。。

。。。。

。。

天色…

被密密的灰雲所籠罩……

一點…一點……

雨水陸續降下……

很快,窗外就落下傾盆大雨……

「嗰個女人係邊個!?你哋到底咩嘢關係呀!?」

爭吵聲從睡房中傳出。

儘管有著木門阻隔著,聲音還是來到客廳之中……

來到,一個小男孩的耳朵裏……

他拿着機器人站在客廳,但他不是在玩耍。

他只是一直拿着……

同時……

一直聽着……

聽着睡房中吵架的父母的聲音。

他甚麼也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就只是,這些傳到耳邊的吵架聲……

真的令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突然,房門打開了……

「你要去邊呀?!企係到!!」

他們從睡房中出來了,她拼死拉着他的手。

「放手。」
「我唔會畀你走!唔會畀你去佢到!!」
「我叫你放手呀!」

 他用力一推,她跌倒在地。

「你返嚟呀!!…返嚟呀……」

 她終究還是阻止不了,只能痛哭在地……

「媽咪?」小男孩呆呆走了過來。
「子橘……」她緊抱着他。

窗外的風雨,依然繼續。

。。。。。。

眼皮一震,我漸漸睜開雙眼。

從枱上撐起疲倦的身體,發現時間已經來到下午四時半。

原來我睡著了嗎?

晚上本來就睡得不好加上早起,會睡着也是正常吧…

我刷刷面發着呆……

為甚麼會夢到那天的事……

明明就不想再去回憶了……

我用力拍面一下,接著把枱上的砌好的模型拿到睡房內放好。

然而,就在我放好了在展示櫃的時候,一份眼熟的東西從書枱上攝入眼簾。

灰黑色的包裝不難認出這就是那個蘋果打算送人的禮物。

白痴爛蘋果,買了禮物也可以忘記帶,真是服了她。

我冷笑一下轉身就走,這不關我的事,忘記帶禮物可是她的責任呢。

我回到客廳打開電視,電視播放着教人買屋的樓宇節目。

但我看著看著,腦袋卻飛到別處去。

那天在肥趣的畫面浮現出來……

「…………」

「呀!……」我抓著頭嘆息一口 : 「麻鬼煩……」

……………………

Party中,所有人也在享樂,唯獨是一位少女悶悶不樂的獨自坐到一旁,她的心一直責怪自己為甚麼不好好檢查清楚背包才出門。

接著一個女生走了過來,她坐到少女旁邊。

「唔緊要啦蘋蘋,下次畀返我咪得囉,今日我生日唔好乸埋口面啦,嚟,快啲笑返先。」

她輕輕在少女面上按出笑容,但少女就是笑不出來。

然後……

「啊如,我都係想返去攞返。」
「誒… 咪話咗唔緊要囉,走嚟走去咁辛苦……」

少女搖搖頭 :「唔得,我會過意唔去。」說罷,少女便向離開處跑去了。

她很快下了大廈來到大街上。

然而,正當她在煩惱着坐那款車回去比較快的時候。

她的手機響起了。

打來的,是一個她完全無法預料的男孩。

「喂?」她接了電話。
「你係條街度轉嚟轉去做咩嘢呀?」
「誒?……」她一時反應不來。
「後面呀。」 

少女轉身一看,男孩就在面前。

男孩慢慢走近着,少女依然不懂反應。

「點解你會係度?」
「我咪過嚟幫個漏咗嘢嘅死蠢執手尾囉。」

男孩把禮物掉到她手上。

「野我畀咗你,係咁啦。」

男孩轉身就走,但走不過三步卻聽到背後少女的呼叫。

「喂!……」

他稍稍轉身。

「我冇叫你幫我,唔好唸著我會多謝你……」
「唔好搞錯,我只係唔想畀我阿媽見到你個頹樣,佢一定會嚟煩我。」

說罷男孩終於離開了,同時,另一位少女也從Party會場追了上來。

「蘋蘋!…𠲖?……」
「佢咪宋子橘? 點解佢喺度嘅?」 

她看著男孩的背影疑惑著。

「嗱。」她把禮物給她,接著往大廈回去。
「誒?……」她呆呆的接過禮物後原地想了想,接著追上了她。
「誒!!蘋蘋你哋咩嘢關係呀?!唔通你哋!你哋!拍緊……」

她一手拍到她的額頭上。

「呀!……」
「傻婆,你亂講咩呀。」
「誒?……」

額頭被打後她再一次傻呼呼的站在原地,接著少女低頭輕輕的說了句。

「我哋係…冇可能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