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de…dedede…」

手機在梳化前的小茶几上響鬧,而我的眼皮也在同一時間打開了。

我踢開被鋪,右手拍停了手機的鬧鐘,接著以最快速度彈起身子。

儘管早上的筋骨像生了鏽的機器一樣不順暢,我也要盡快從梳化上起來……

不然的話,她就會來了……



「咔……咔……」小睡房門打開。

話口未完,她已經出現在眼前……

我馬上向廁所方向衝前,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我們的手又再同時出現在門把之上。

「喂,你知唔知「排隊」兩個字點寫呀?放手啦。」她盯住我。



「吓?好好笑喎,點睇都係我快過你啦,要打橫行就去沙灘。」我盯住她。


爛蘋果,今天就算我被踢到半身不遂,從此在醫院當個值物人,我也不會讓你早過我入廁所!

「哈!」

說罷,她的飛腿已經橫向踢來。

「喔!……」



早上的空腹狠狠地受了一下衝擊,感覺胃酸都要嘔出來了……

如果沒有受過嚴格訓練的話呢~

我左手捉著她的腿,現在她走不掉了~


「你!放手!」

「哼~下下唔係瞄肚就瞄膝頭,盲嘅都接到喇。」

我得意洋洋的,一臉欠打的表情。

「哦~~乜係咩~ 」



說罷,她兩根手指向我雙眼戳過來。

在危急之際我鬆開左手捉住了她,兩根手指停在眼球前兩CM。

殊不知… 這一切只是局中之局……

「哈!」

「喔!!!…………」

我按着胯下, 純情少女般八字腿坐下。

這一腿正中紅心…可憐的國王被無情的踼得皇冠掉落……



爛蘋果!你狠毒呀!……

我忍著眼角的淚水抬頭,她輕撥頭髮柔柔打開門。

「多謝你提我喎~ 下次我識踢第二度㗎喇~ 」

……………………

在離校不遠的一家舊式茶餐廳中,風扇不順暢的轉動,發出咔咔咔的嘈雜聲。

「係~ 你嘅乾炒牛河。」

侍應把香噴噴的河粉放到我眼前,但現在的我可是吃龍肉也乏味…

「喔……… 」



我低着頭,感受着從今早到現在胯下所傳來的奇妙後遺感,希望兩㷄小球能吉人天上,不…是吉球天上吧。

「哦師兄,你痛咗成朝喇喎,使唔使哥哥呵番你呀?」

坐對面的家搏一面欠打的偷笑。

要不是現在我國王病重我一定盡全力扭斷他的死人頭。

「你收聲… 我唔想殺生……」

說罷,我叉起一住河粉吃,他輕笑一下,拿起刀叉開始切他的雜扒,切着切着他又說話。

「話時話橘兄,你不如都係收手啦,你日日都爭輸,唔使幾耐一定坐輪椅。」



「收手?依個爛蘋果一嚟人哋屋企就係咁搶嘢,由我間房到我對快子,冇一樣嘢佢唔搶!你仲要我讓佢?我死咗佢好過……」

「等等!筷子都搶?」

我雙手抓着頭,深深嘆了一口悶氣 :「佢前日無啦啦整斷咗我對筷子,我用木筷子食飯呀……」

「嘩……」家搏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看來他也有體會到我的無奈了。

「所以我一日仲喺間屋度,我一日都會同佢開戰。」

「講係咁講,人哋有事就第一個仆出去幫人。」
「吓?」
「冇~ 我係話,你既然都咁憎佢,咁你嗰日就唔好打嚟問貝如屋企係邊啦~」

他一邊按手機一邊奸笑着……

這傢伙凡是丸丸以外的事腦轉數也會變得異常的快,這是我最不喜歡他的地方……

家搏,拜託你是要當個蠢材就好好貫徹下去吧……

「我只係唔想佢搞到我呀媽嚟煩我,佢一煩我至少都成個鐘……」
「係嘅係嘅,傲嬌~」

「呀!係喇,今日放學我free喇,你可以補返架飛機畀我喇。」

「對唔住,飛機已經起飛,冇得補。」
「朋友…你唔係咁呀嘛……」
「咩呀?搵過你你唔去,我依個月冇銀用喇。」
「咁去cafe飲杯嘢囉,依排搵到間又平又正嘅。」

我白了一眼 :「吓… 去唔到A就去B,你小學生呀?」

「咁你去唔去先?」
「唔去。」
「有蜜瓜布甸喎。」
「…………」

所以說不要讓別人知道自己的事太多……

……………………

放學時份,校門前依舊人山人海,真幸好早一步出來了。

我坐在距離學校不遠的小公園中等着家搏。

這傢伙未免太慢了吧, 要不是為了蜜瓜布甸我才不會等他……

「喂!」遠處傳來的聲音。

死仔,終於捨得出現了嗎,我背起書包, 慢慢步出公園。

但是……

「sor呀,要等齊人先出嚟。」

我看著在這傢伙旁邊的那個爛蘋果……

「唔係呀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