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排我問咗某個朋友有關逃犯條例嘅睇法,佢對呢條條例作出強烈嘅反對意見,佢仲用「被人強姦應該要反抗」嚟做例子,之後我就反問佢明知「被人強姦」已成定局,唔係應該逆來順受之後再去報警咩?

好得意地,佢講咗幾句粗口之後就行開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