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嗰個同我冇血緣關係嘅家姐搬咗入嚟住之後,我發現佢係屋企從來都唔戴Bra,而且有一次仲俾我發現佢係唔着低褲㗎。我之前講過家姐有一個model嘅身材,佢咁樣唔戴Bra又唔着低褲搞到我每次喺屋企,條巨龍都會扯到好勁。有一晚,家姐好夜都未返,我估佢可能放咗工之後同班friend去蒲掛。我聽日唔洗返學,又唔想去坐車車,所以我就喺屋企做一晚毒撚。當我打到決賽圈,就嚟食雞嗰陣!仆你個街,突然電話入。我嬲撚到即刻cut咗電話。但入返去隻game嗰陣已經死咗。屌你老母,邊撚個突然打嚟呀?我即刻開個通話紀錄,先發現原來係家姐。佢唔係去咗蒲咩?於是我打返俾佢。

「嘟~嘟~嘟~」

我:

「喂?」

家姐:





「阿豬(佢同我一齊住之後就鐘意咁叫我),我...飲醉酒呀,我...唔夠力...返...返去呀,你可唔...可以嚟...嚟接我呀?」

我好心急咁問:

「咁你依家喺邊呀?我即刻過嚟接你!」

家姐話:

「我...我喺諾...諾士佛...佛臺呀!」





我跟住話:「家姐,你要小心呀」

講完之後我就cut咗線,然後狗沖去坐的士。當我去到嘅時候,我見到家姐好唔穩陣咁企咗喺個街口度。佢今晚雖然都係着摟屌裙,但係着得比我第一次見佢嗰陣仲要靚。突然,家姐仆街了,我即刻沖過去扶佢。家姐一開始fing開我隻手,話:


「你班仆街咪過嚟呀,想唔信一陣我條仔嚟到打柒你地呀!」

我呆咗,點解家姐會當我係佢男朋友㗎?不過依家咁嘅情況,我唔問咁多住。我同家姐講:

「家姐,唔好fing開我隻手啦,我係你細佬呀。」





家姐見到我個樣之後,就即刻攬住我咁喊:

「阿豬,你終於嚟喇,嗚嗚嗚嗚嗚......」

我好緊張咁問:

「究竟...發生咩事呀!?」

家姐就話:

「我啱啱飲得太醉,意識好模糊。然後有個人走嚟扶住我,我一開始以為係我啲fd嚟扶我,點知原來係一個麻甩佬。佢㩒到我實一實,我點樣都推唔開佢。好彩我fing腳嗰陣踢中佢賓周,跟住我先走得到咋嗚嗚嗚嗚嗚......」

跟住我話:





「冇事啦家姐,我地返屋企喇!」

跟住我就扶住家姐行。行行下,佢突然仆街,仲整親隻腳添。我即刻問:

「你有冇嘢事呀!?」

家姐話:

「我冇咩事呀。」

跟住佢一行就痛到大叫,話:

「好...好痛呀...」

我話:





「不如我抱你啦!」

跟住我公主抱咁樣抱起咗佢。而家姐就用手攬住我條頸,再用一種我未見過嘅笑容咁同我講:

「Thanks you,my honey豬。」

然後佢就攬住我訓。其實自從大喊同我失戀嗰次之後,雖然我地每晚都係一齊訓,但我就再冇攬過或者抱過家姐。今次可以再次同家姐有身體接觸,有種說不出的感觸。我喺度諗:

如果眼前依個女人係其他人,而且都係對我做啲咁親密嘅動作,我諗我一早就扑咗佢。雖然依個係同我冇血緣關係嘅家姐,但名義上我唔可以咁做,俾阿媽知知道咁點算?諗諗下就嚟咗㗎的士,然後我將訓咗嘅家姐放入去,自己先再入去。搞掂之後,就同個司機講:

「去土瓜灣翔龍灣!」

到咗之後我就抱起家姐上屋企。放低家姐之後我就去沖涼。沖完涼我就聽到家姐喺度喊,於是我即刻沖入去問房睇下咩事。一入到去家姐即刻攬住我,話:





「阿豬,你話以後都會陪住家姐㗎,做咩走咗去呀嗚嗚嗚嗚嗚......」

我話:

「我去咗沖涼咋,唔好喊喇。」

我講完之後我就錫咗我家姐。我地錫咗好耐,家姐就鬆口,問:

「阿豬,你愛我嗎?」

我話:

「愛。」

家姐:





「Cheng Shing Yat,我愛你!」

我:「劉凱婷,我愛你!」

我地互相講完之後,家姐就推低我,用一種女上男上嘅姿勢騎住我,同我講:

「阿豬,我想同我最愛嘅人做好耐,嗰個人就係你喇!」我話:「家姐,你唔好咁啦......」

家姐話:

「唔好叫我家姐,叫我Amy!」

我俾佢咁嘅霸氣一野收咗我皮。依家突然有個天使同魔鬼喺我左右兩邊。天使就講:

「嗰個係你家姐嚟㗎,你唔可以扑佢㗎!」

而魔鬼就話:

「佢都唔係你親生家姐。同埋如果你唔扑佢,佢之後就會怕尷尬而離開你㗎喇!」

老實講,我雖然突然多個家姐一齊住,初初係好唔慣。但後尾住咗一排,先發現家姐真係好好。嗰次失戀,我喊咗超多日,每日家姐都會攬住我去安慰我,幾乎每次都喊到家姐件衫濕哂。而喺失戀之後嗰個weekend,家姐就問我:

「你今日有冇約人呀?」

我好頹咁答佢:

「冇。」

之後佢拖住我隻手話:

「見你依個禮拜咁頹,我今日就做你一日女朋友啦~你知唔知道好多人都恨唔到㗎!」

我當時諗:

反正今日都冇約人,去下都冇壞嘅。

依家諗返嗰日我應承家姐去係一個冇錯嘅選擇。家姐帶咗我去坐摩天輪包箱,又帶我去咗海港城食雪糕等等。依啲都係之前拍拖去嘅地方同做嘅動作。最正嘅一刻就係家姐食住雪糕同我打茄輪。嗰種感覺可以話係前所未有,正到好似升天咁!返去目前依個處景,我唔想冇咗家姐,唔想再自己一個!所以,我推低返家姐,同佢講:

「想要呀?求我呀~」

我一邊講一邊撩佢個小Amy。家姐一邊淫叫一邊話:

「我...我求你入...入嚟啦!」

我話:

「想要我入嚟呀,叫我老公先!」

我講完之後加快咗撩佢嘅速度。家姐就話:

「老...老公,快...快啲入嚟啦......呀~~~~」

我話:

「好啦,我入嚟喇!」

我就停低唔撩佢,拎起我嘅巨龍,準備入去。當我入到去,發現原來家姐個小Amy原來係咁緊㗎!我慢慢咁將巨龍成條插入,而家姐由呻淫聲變咗做痛苦嘅叫聲。我下意識向下望,見到小Amy流咗啲血絲出嚟。跟住家姐話:

「其實...我係第一次,老公,你不如細力啲先啦...」

我錫咗家姐塊面咁話:

「好呀老婆。」

跟住我就慢慢抽插。慢慢地家姐又再由痛苦嘅叫聲變返做呻淫聲。家姐話:

「老...老公,你...你真係好勁呀!呀!」

我就話:

「再勁啲都得呀!」

我再加快咗個速度,今次仲頂埋上子宮。再抽插咗一陣,家姐就話:

「老...老公,我...我要去啦,你射哂喺入面就得㗎喇!呀~」

我就話:

「我都就嚟射喇!」

我再抽插咗一分鐘左右,我話:

「老婆,我要射啦!」

跟住我就中出咗家姐喇。中出咗之後,家姐就話:

「老...老公,好...好熱...好...正!」

我射完之後就話:

「老婆,我愛你,你真係好正!」

家姐就話:

「老公,你都好正,我愛你!」

等到家姐講完之後我就主動咁咀咗家姐。我地又咀咗好耐,咀完之後,家姐就講:

「不如...我地一齊去沖涼呀!」

我微微點頭,跟住家姐就拉咗我入沖涼房。沖沖下涼我地又做一次。沖完之後我地又做咗一次。今次家姐主動用女上男下嘅體位騎我。仲有一次係用狗仔式。前後中出咗家姐4次。我地翻雲覆雨之後攰到衫都冇着就訓咗。第二日起身嗰陣,我望到家姐訓教個樣都好靚,於是我偷偷地咀咗佢塊面一下。點知一咀就咀醒咗家姐。家姐就問我:

「做咩偷偷地咀我呀?」

我用一種好似啲細路做錯嘢嘅語氣咁答:

「因...因為家姐你太靚喇,所以我...就忍唔住咁咀咗你一下...」

家姐就扮嬲咁話:

「我依家嬲豬呀,你要氹返我呀~」

我就話:

「好呀!」

跟住我就用條巨龍喺個小Amy前面度磨。跟住再問:

「你依家仲嬲唔嬲呀?」

家姐淫叫住咁話:

「我...我仲嬲...嬲緊呀!呀~」

我話:

「係呀?睇嚟要出殺手鐧啦😏」

講完就直接插咗入去,理所當然地,我地又嚟咗一劑。自從嗰日之後,家姐除咗嚟M之外,我地每日都會做。唔知點解喺家姐身上好似開發唔完咁,每次做都好有新鮮感。但最出奇嘅地方係我地大家過咗好耐都冇俾大家一個實際嘅名份,仲感覺有啲似SP咁。嗰日之後,我愛上咗家姐。嗰陣我以為永遠都只會愛家姐一個,點知一次偶然嘅機會下,喺E11上再次遇上妳,改變咗本來嘅平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