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各位認識我的人: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深信我已不在人世,請容許我說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我承受不起壓力,在你們眼中,我是天才,我聰明,因此你們對我很大期望,但在期望底下有誰知道我的付岀,你們希望我可以讀上一流大學,為家賺取更多金錢,但其實我並不是讀書的材料。

我的成績一落千丈,你們說我分心、變懶,但其實是我跟不上,其實我沒你們想像中聰明,別人用一小時讀懂的東西,我要用上三小時,一直以來我都是用勤奮來彌補,但我已經不行了,已經不是勤奮不勤奮的問題,而是我真的做不到了,又有誰知道我想要的是在運動方面的發展,但我卻只能每天被迫在家溫書⋯⋯

我的朋友對不起,我不能與你們一同在召喚峽谷戰鬥,不能再在球場上疾馳。



在家因成績多次惹來不滿,你們給予的壓力,填鴨式的教育,DSE的壓力,我真的受不了,請容許我只能說句,對不起。

陳文亮絕筆」

「陳文亮!」

我看著我的家人看著我桌上的一封信痛哭,我就站在他們身旁,但他們卻沒任何反應,只是痛哭,我伸手觸碰他們,但手卻越過了他們的身軀。

啊,我明白了,現在的我是鬼吧。



「陳文亮!」突然有人在我背後道。

我下意識的回頭,眼前是一位衣著黑白配搭的男人,他向我躹躬並道:「你好,我係你嘅引路人羅俊傑。」

「引路人?」

「姐係你地所講嘅黑白無常。總之我就係為你帶路去地府接受閻羅嘅審判,再決定刑罰,係上路前你可以有一次報夢嘅機會,你要唔要用?」

我看一看我的家人,再看回羅俊傑搖了搖頭。



「好咁我地起程啦。首先第一站係見秦廣王,佢會決定你嘅第二站。」

「乜唔係受閻羅王審判咩,無啦啦見咩秦廣王,邊個嚟咖?」

「閻羅王只係地府其中一個王,佢地總共有十個王,叫做十殿閻羅,負責唔同嘅審判案件,姐係你人世都有分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地區法院咁。如果唔係,一個閻羅王,但每日咁多亡魂,你話點審判呢?」

羅俊傑邊說邊撻手指,在他面前突然岀現一道橙色且有火焰包圍的大門,羅俊傑禮貌地推開大門,揚手示意我進內。

「歡迎嚟到地府!」

我步入大門,強光一閃,率先進入眼簾的是一片石蒜花海,在石蒜花海中特別有一條道路通向一個峽谷,沿路旁種滿一望無際的石蒜,而路上則是眾人,不,應該說是眾鬼排隊進入峽谷。

「彼岸花,火照之路⋯⋯」

「咦,識啲嘢喎,其實依條路係酆都大帝嘅惡趣味嚟咖姐。」



「吓?邊個酆都大帝?」

「哎,你唔識佢都正常嘅,畢竟負責審判嘅係十殿閻羅,而咁啱其中一殿嘅王叫閻羅王,搞到傳下傳下就變咗閻羅王係管理成個地府果個。但其實一個好簡單嘅原理,有十殿閻羅,咁邊個負責管治同委任佢地十個啊,咪就酆都大帝囉。」

「哦,姐係原來成個地府個大佬係酆都大帝,咁乜嘢惡趣味?」

「佢話咩,既然地府比人一種恐怖嘅感覺咁咪唯有美化佢,比人一種,如來地府都幾好嘅感覺,放鬆一下心情,而咁啱得石蒜適合種喺黃泉上面,所以咪整咗依一大片石蒜花海囉,點知人因為咁驚咗石蒜。」

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經進入了峽谷,內裏是一個城門,城門由牛頭馬面守著,羅俊傑拿岀一部手機給牛頭馬面看,牛頭馬面點了點頭後羅俊傑便拉了我進城。

「啱先果部係手機?」

「係啊,比我地引路人攞嚟接job,聯絡地府同埋身份驗證用,每個王嘅殿都會有牛頭馬面把關check身份,無引路人帶領嘅鬼魂係唔可以入城咖。」



「乜原來地府都咁有系統咖,係呢可唔可以問你,你前世係點咖,你仲記唔記得?」

羅俊傑臉色稍微沉了沉,不過很快便重新掛起微笑道:「我仲記得,其他我就唔可以答你啦,不過如果你係問關於地府嘅嘢咁就得。」

邊說羅俊傑將我帶到一片空地,空地前有一個座位,座位上有一位穿著皇裝的人,在他身旁則站著一位男子一手執毛筆,另一手執一本很厚的簿不斷朗讀名稱,而付近亦有不少牛頭馬面,在幫忙做打雜,整個埸面就像是古時皇帝在民眾面前「表演」斬頭。

不過現在沒人需要被斬頭,只需照照鏡子,甚麼?照鏡?我沒看錯吧?

「究竟發生緊咩事啊?」

「哦,依到係全部鬼魂落嚟地府必需要受嘅審判。攞住毛筆同生死簿果個係判官,佢叫你你就行岀去,照果塊孽鏡,孽鏡會判斷你罪大於功應該受審判、功罪相扺直接輪迴轉世,定功大於罪可以上天堂成仙去極樂世界。如果被判斷應該受審判,秦廣王就會依你嘅罪分配去唔同殿接受裁判,然後就係被判落唔同地獄還清所有嘅罪,當還清你就可以輪迴轉世咖啦。但係記住係地獄一日等於人間3750日,三十日為之一月,十二月為之一年。」

「下一個!陳文亮!」

說著說著,判官便喊了我的名字,羅俊傑將我帶到「刑臺」上,我看向那塊孽鏡,準備迎接我在地府的首埸審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