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孽鏡仿如走馬燈般,孽鏡映岀的不是我的樣子而是我的人生,重看自己的人生,一個不堪入目的人生。

「其實你捱咗咁耐都唔容易咖啦,你只係差一啲關心,差一個樹窿比你呻,不過有好多嘢都已經改變唔到,你祈求刑期少啲可以快啲輪迴轉世啦。」

羅俊傑搭著我的膊頭,如果我可以在人世中遇到你這麼溫柔的人,我的人生又會怎樣?

「咳咳!黃判官你過一過嚟!」秦廣王以豪邁的聲線叫喚在旁判官,兩人拿著生死薄一直研究討論。

「喂,咩事啊?我見啱先果啲唔係到好快咖咩。」



「我都唔知,我做咁耐引路人我都未見過依個狀況,可能你嘅孽鏡判斷你可以極樂,但你又犯咗輕生依個咁嚴重嘅罪所以先一直討論點算。」

過了很久黃判官和秦廣王才點了點頭。

秦廣王向我宣判:「陳文亮!你情況特殊,本王想問你一句你可知自己所犯可罪?」

「我知,我輕視生命,我令到愛我嘅人傷心,我⋯⋯忽視生命嘅重要⋯⋯」

「嗯,不必再說,你都知道自己所犯罪孽,本王直接在此宣判,你將要成為引路人,透過為其他亡者引路,從而彌補自身所犯之罪。你只有經歷第二次死亡,亦即係全世界無人再記得你,你先可以去第十殿,接受轉輪王嘅裁判!以上!」



「係!知道!」

「好!咁你就跟隨黃判官佢會為你打點一切。」

「起身行啦同事!」

羅俊傑拉起了我,走向黃判官。

「咁唔好意思先,我暫時公務在身,抽身唔到,咁等你位引路人帶住你同教下你做引路人要知嘅嘢,你嘅引路人身份我會幫你處理。」



「我搞掂會傳信息比你咖啦,羅俊傑,你做住嚮導先。」

「係,遵命!」

「行啦!陳文亮小朋友。」

「小咩朋友姐,我18咖啦!」

「係啦係啦,對於我嚟講你都係小朋友嚟咖咋。」

「吓,你幾多歲?」

「我嘅歲數要以千計咖啦,所以我都唔記得啦。」

「吓,你成千歲都做未第二次死亡?你明星嚟咖?」



「唔係個個都第二次死亡就使命完畢咖,正常做引路人係需要償還清自己嘅罪先可以轉迴,而償還方法就係積德,亦即刻幫多啲亡魂引路。」

「咁你究竟點解做咗引路人嘅?」

「我咪講過我唔會答咖囉,過去嘅嘢已經過咗去,past is past。」

「ok,sorry」

「咳咳,做正經野先!啱先一入嚟地府你都知道果到係火照之路,石蒜低下嘅係流向黃泉嘅河流,無咩用我都講過用嚟裝飾嘅。然後你行過嘅就果個峽谷正正就係鬼門關。過咗鬼門關就係第一殿秦廣王殿,負責透過孽鏡將唔通人分配去唔同殿。」

「然後,沿路再行就只有一個海。」

「你玩野啊!」



「無玩野,依到就係黃泉,行過嚟依邊,依條橋就係奈河橋,通過條橋就係第十殿轉輪王殿,洗唔洗過去睇下?」

「去囉,睇下無壞。」

「喺轉輪王殿,會將要輪迴嘅人進行五道審判,決定果個人下世會係天人,姐係神,或者會係阿修羅,天龍八部之一,半人半神,又可能會係普通人,再差啲就係蓄生,最差就係地獄鬼,地府打雜,牛頭馬面就係其中一種鬼,而審判結果都係根據功德同罪孽嚟決定,審判完就會飲孟婆湯,正式輪迴。」

當羅俊傑解釋完畢後,我們剛好到達轉輪王殿,步進殿內,有一道散發白光的圓門在門旁有一老婆婆在煲湯,看樣子便是孟婆了,而這道白光圓門便是輪迴道。

我們見轉輪王正在審判案件,所以沒有多打擾便離開去其餘八殿。

「話說點解成個地府咁中國古代feel嘅?」

「咁係因為十殿閻羅,包括酆都大帝都係古人,你最識嘅應該就係閻羅王,佢喺人世果陣,你地叫佢做包青天。」

「吓!閻羅王係包拯!」



「無錯,依個亦都係閻羅王咁岀名嘅原因。好!你想向上走定向下走?」

「吓,有分別咖咩?向上囉,行返落嚟會方便啲。」

「好!咁就向下啦。」

「玩我?」

「無玩你,純粹因為向上走係酆都,姐係酆都大帝,住嘅地方,除咗十殿閻羅,基本上無人可以上去,所以落去黃泉下面啦,一個真正為人所識嘅地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