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傳來信息,第一份工作已經傳達,地點是瑪嘉烈醫院。這也是正常的,畢竟,醫院是最多人死亡的地點,不過對於第一份工作,這未免太沉重了。

看著死者的家人,圍著病床不斷痛哭,我不敢嘆了一口氣,命運,真的很殘酷⋯⋯

「世界就係咁,生命真係好無常,人正係失去先會珍惜,永遠都唔知道自己仲生存緊已經係天大嘅幸運⋯⋯後悔都太遲啦,好好地做好引導亡魂嘅工作啦。」

羅俊傑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

「我無後悔,比我再揀我都係會寧願輕生,我只係感嘆,如果⋯⋯我好似佢咁,我就唔洗受咁多苦⋯⋯」



的確,如果我一岀生,天就奪去我的生命,這會否更好,不用受壓力的折磨,不用受著達不到的期待,⋯⋯

「梁倩!我係引路人,將會引導你前往地府受審判,你有一次報夢嘅機會,不過你都用唔到咖啦,哎,去輪迴啦。」我抱起了在地上睡著的亡魂,是一位夭折了的初生嬰兒⋯⋯

我抱著嬰兒,再望向在病床痛哭的夫婦,不知我的父親有哭嗎⋯⋯那個拋棄了我,令我在童年便有要背起整個家的重責的父親⋯⋯

回頭手一揮,橙色的火門岀現眼前。

正當我打開大門,背後傳來女聲驚訝地道:「你地係邊個!」



我和羅俊傑驚訝地回頭,看見一名穿著校服,樣貌娟好的少女。

「你見到我地?」我小心地問,因為她的確和我們有眼神接觸,但正常情況下人是沒可能看見我們,只有生命超越了生死簿所記載,而又沒死的人才有機會看見引路人。

「你地見到我?你地見到我?真係?由我有意識開始,全部人都見唔到我,你地係第一個見到我嘅人!」少女興奮地道。

「遊魂⋯⋯帶埋佢落去啦。」羅俊傑在我身旁輕聲道。

我點了點頭向少女道:「你叫咩名?」



「我唔記得咗⋯⋯關於我自己嘅嘢我唔記得哂⋯⋯但係我係咪死咗啦⋯⋯」少女臉色變得陰沉。

「雖然好遺憾,但的確你已經死咗,我地係引路人,負責為亡魂引路去地府,你⋯⋯就跟我地一齊落地府先,等十殿閻羅做定奪。」

少女迫於無奈,唯有跟著我們進入通往地府的大門。

「嘩!好靚啊依到。」少女類似觀光客般周圍跑,欣賞著石蒜花海。

「佢係咪傻咖呢⋯⋯點先做到落到地府都咁開心⋯⋯」我無奈地道。

「咁的而且確有啲人天性樂觀,看透咗生與死,我幫你引路果時,你都無話有啲咩特別唔開心啊。」

「你啱。」

在她吵吵鬧鬧下,我們到了孽鏡臺。



「下一位,梁倩!」

雖然梁倩只是初生嬰兒,但仍然要根據規定照一照孽鏡。

「咳!本王判梁倩前往轉輪王殿,直接輪迴!好!下一個!」

「秦廣王大人且慢!」

「有咩事呢?引路人。」

「回大人,我身邊依一位少女係遊魂,佢唔記得哂佢自己嘅所有嘢。希望大人定奪!」

秦廣王示意黃判官調查少女身份,黃判官雙眼化作紅色盯向少女。



「回大人,佢叫李佳慧,正常陽壽未盡,屬於枉死,應該交由閻羅王定奪。」

「聽到啦引路人,將佢帶比閻羅王!」

「遵命!」

如是者,我們先將梁倩帶給了轉輪王,他判斷給多一次機會梁倩,她將重新轉世為人,重新生活。

將梁倩親手放進輪迴道後,我們便岀發去閻羅殿。

「李佳慧⋯⋯李佳慧⋯⋯」少女一直喃喃自語。

「做咩你諗起啲嘢?」

「唔係!無!我都仲係咩都唔記得⋯⋯」



「唔洗夾硬諗咖,慢慢嚟啦,總有方法記得咖。」

「嗯,多謝你!」

多謝⋯⋯這還真的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跟我說,而且還是一名美女⋯⋯

「咦,有人面紅啵!」羅俊傑刻意指著我紅透的耳根道。

「睇嚟我要試下個戰鬥模式先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