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就話調查,但係除咗我叫李佳慧都無野知道,可以點調?」

聽到她這樣說我本能地,看向她的胸脯,並伸岀手。

「你想點啊!」李佳慧本能地雙手抱胸後退半步。

「我想指住你個校徽啊!你亂諗啲咩啊!」

「點知你姐!無啦啦望實人個腦仲伸隻手過嚟,我點知你想點啊!」李佳慧知道自己誤解了後,害羞得臉也紅了起來。



無奈下,我只能反一反白眼,不過還是那一句,真的很可愛,我明白到,我真的會愛上你⋯⋯

「好彩你間學校都算名校!band1女校,聖賢書院,最岀名就係身上面果條藍色旗袍⋯⋯」

「哎,變態。」

「你明唔明白,女校,旗袍兩樣加埋一齊係會引起男人幾大嘅遐想。不過戴返個頭盔先,以上純粹客觀陳述事實,並非個人立場。」

「咁你個人立埸呢?我⋯⋯著得好唔好睇 」



被這樣問道,我初次,細心看她整個人,眼更不期然停留在那露了岀來的圓滑大腿。

「咳!ok啦!」

不!很好看,其實只要是你穿的,我都覺得好看。

「唓!ok咋,咁你又望住人隻腳咁耐。」

我頂,被發現了⋯⋯



「到啦,我地。」

的而且確,在吵鬧間,我們走到一所純白的學校門前,在學校純白的牆身牢牢釘著了「聖」、「賢」、「書」、「院」四隻大字。

「好!調查!調查!」她像小孩子一般一跳一躍彈進校園。

正當我準備踏進校園,我的意識制止了我,我這是要進人女校了嗎⋯⋯男人夢寐以求的夢想,而且全部人都看不見我,這不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大飽眼福嗎。

人就是這樣當有一些你夢寐以求的事發生,你卻會覺得來得太突然會拒絕。就像你的女神突然向你表白,你卻會懷疑,會不敢接受,覺得不是真實,所以你只會回一句:「咪玩啦!」

現在也是一樣,眼前是天堂,但我卻想召岀大門返回地獄⋯⋯

「你呆在係門口做咩啊,快啲過嚟啦!」

「施主,男女授受不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依到係女校,我一名男子,不便進入,你自己調查啦。」



我到底在說甚麼⋯⋯

「講咩啊你,傻咗啊?咪玩啦!行啦!」她將手放在了我額頭看我是不是發燒,然後捉緊了我的手將我拉進校園。

為甚麼我的心跳得那麼快⋯⋯媽我戀愛了⋯⋯

我和她在「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牌下別離,大家都有意識,分開調查會較快。

不得不說這學校真的很奇怪,全部人都有同一個活動系統,除了全部人的樣貌不同,其他基本上都是一樣,根本就是一堆複製人。

但明明她並不是這麼⋯⋯這學校的人到底都怎麼了,喪屍?機械人?

這太奇怪了吧⋯⋯在生前妳到底都經歷了甚麼⋯⋯我想知道⋯⋯



課室,每個人都沉默不發一言,看著黑板前的老師,並做著筆記。走過每一間課室都並無發現有關她的事,沒發現⋯⋯

無論走到那,人們都是一本正經地工作,沒交流,沒特別行動。搜查了整間學校也沒有發現,因為根本都沒人說話,連在一些壁板上也沒有關於她的事。

看來只能在廁所或更衣室內搜查了,哎,我並沒有其他想法,單純覺得,在這些地方學生應該會開口談天⋯⋯假的,怎麼可能會沒私心!

當我滿懷期待,幻想著活色生香的情形,正欲穿過那道寫著更衣室的大門,背後有人拉著了我。

「我唔應該話分頭行事咖,我應該要估到你會做啲咁嘅嘢,哎,變態⋯⋯」

天啊,明明史差一步,若果我快點多走一步不就行了,啊!始終都到不了天堂啊。

「走啦,都無發現。」

看著她的臉灰了,我心如刀割⋯⋯



「放心啦,總會搵到咖,係時間問題姐,況且咪當比多啲時間你同我一適囉,唔好咩?」我很自然地將手搭在她的膊頭,她並沒有抗拒。

「要忘記悲痛,就應該工作!行啦!我地有嘢要做。」我向她亮岀手機,螢幕顯示著

「你有一條新訊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