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有探測付近亡魂的能力,所以每當引路人付近有亡魂,就會有消息傳給把府,再由其中一位判官查看生死簿,最後將資料傳送給引路人進行引路。

「冬明儀,18歲,死因:操勞過度猝死。」

手機傳來這個訊息。

「哎,又係啲咁後生就死⋯⋯究竟有無啲老死咖姐!」

「做咩?你後悔自己⋯⋯係囉,閻羅王果陣有講你係⋯⋯咩咖嘛。」



「直接講啦我唔介意,我係自殺別。同埋我無後悔,只不過好有罪惡感,如果我條命比第二個,佢應該會利用得更好,遍遍就咁比我浪費咗,如果比我揀多幾多次都好,我都係同一個選擇⋯⋯」

「你究竟經歷過啲咩⋯⋯如果我可以早啲遇到你,同你分擔你嘅痛苦咁你就唔會咁傻⋯⋯」

「哼?你講咩?」

「無野,你聽唔到就算啦,唔係重要野。」

雖然我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說了甚麼,但始終工作要緊,亡魂位置標定好了⋯⋯我捉緊她的手一瞬間,到了一間房間,滿佈書且簡陋的房間。



啊,忘了說明,引路人是可以瞬移到受標定的地方,而標定方法當然是由判官啦,所以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怎標定目標。

「嘩!瞬間移動?」

我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先安靜,然後轉身對著眼前的少女。

「冬明儀!」

少女愕然地看向我們再看向自己:「我⋯⋯你地⋯⋯」



沒錯她的確在看向那個伏在書桌前的自己。

「如你所見,你已經死咗,而我係你嘅引路人陳文亮,負責為你引路到把府,姐係簡單啲講,我係黑白無常。而依個係我助手⋯⋯」

「我識,李佳慧啊嘛,估唔到竟然仲會見到你⋯⋯」

「你識我!你知我係邊個?我究竟點死咖!我係邊個!你知道啲咩啊,快啲講啦!」

「佳慧!你冷靜啲先啦!」我很自然地找住了她並稱她作佳慧⋯⋯

「唔好意思,冬明儀吓嘩,如你所見,佳慧佢無哂生前嘅記憶,所以如果你知道啲咩,希望你可以講返比佢知。」

「唔記得哂啲嘢?咁唔好意思啦,我都幫你唔到啦,我對你唯一嘅認知就係一個同班好勁嘅同學。」

「同班但咩都唔知?咁叫咩同學,況且有學生死咁大件事,學校點都會提下啊!」



「啊引路人先生,可能你唔知,但我地學生只求實務,唔係點keep住band1嘅地位,況且因為咁樣太大壓力頂唔順已死嘅人有人在,學校為咗形象會全力封鎖消息,所以李佳慧佢死嘅事係香港連新聞都無報過。況且記憶無咗反而係一件好事,可以忘記自己有幾咁失敗,一事無成就死咗。」

「屌!你果間究竟咩學校嚟。讀書重要?成就重要?記憶無咗係好事?你人死咗,你任何名成利就都帶唔走,你唯一仲有嘅就係你嘅身軀同記憶,那怕輪迴就要清除記憶,但起碼係輪迴前你嘅記憶尚存,既然係咁,做人唔係應該盡量係生前為自己留多啲美好記憶,免得死後後悔⋯⋯」

「講得好偉大啵,你講得真係好有point而且好啱,但岀自你把口真係好無說服力,我係你眼神睇得岀,你同我係同一類人,成世就係為名為利生存,你同我都係依個競爭力咁強嘅社會下嘅犧牲品。講夢想?講幸福?全部都頭嚟都係要講名利先。」

的而且確,她說得沒錯,那怕我滿口說要建設烏托幫,但我卻接受現實,向現實低頭,甚至死於現實下,那怕這個觀念真的很錯但我真的不懂反駁了⋯⋯

「啪!」佳慧賞了冬明儀一把掌。

「以前嘅我,我唔知點諗,佢生前係咪真係好似你講嘅咁我唔知,我唯一知道嘅嘢係我同佢都開始咗第二個人生,作為引路人而活嘅人生,我正係知道,暫時為止我都過得好開心,佢都係,我睇得岀佢好多時都發自內心咁笑。快樂,唔係就係一個人最重要嘅嘢咩,名利係可以帶嚟物質上嘅享受,但心靈上嘅空虛又點樣填補。做人做到你咁真係好可悲,成世人都無快樂咁過過,咁做人有咩意思!」

的確,我正因如此才會選擇自盡⋯⋯如期承受壓力,一直不快樂,我倒不如重新來過,但這不就反而令我更內疚,更後悔嗎?明明我捱過了就能得到幸福,明明我會遇到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