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啦!喊哂岀嚟舒服啲咖,有我係到,無事咖⋯⋯」

我已經有多久沒哭了⋯⋯我自己也記不清,我不知從可時開始連被打也沒流過淚⋯⋯這,我叫作解放了?我不知,我只知此刻的我是最真實,沒有任何面具,最真誠最真實的我⋯⋯

「你兩個攬到咁實做咩?我把好似一兩日無見咋喎,你地咁快就發展到依個地步?」

熟悉的聲音傳到我耳邊,我的眼淚都收起來了。的確,我一直在抱緊佳慧⋯⋯她的體溫、心跳我全都感受到⋯⋯我臉不由得變紅,心跳越來越快,佳慧好像也感受到我的心跳,才覺悟我倆緊抱在一起,她害羞得鬆開了手掩蔽紅著的臉。

「我唔係你諗咁樣⋯⋯同埋你唔係好型咁轉身走話唔再見咖咩!」



我刷了刷眼睛,對著剛才說話的他道。他看到了我紅透的眼睛,或大或小都猜得岀我們發生甚麼事。

「講哂岀嚟,喊哂岀嚟咪幾好,你已經解脫咖啦,無謂繼續比依啲事煩擾住自己,你條路仲有排行,好好把放低人世間嘅所有野,安心做引路啦。」

「但係你唔係都未放低咩?你老婆⋯⋯」

「你點知咖!」羅俊傑緊張地捉著我的衣領。

「咁姐係我無估錯啦,而且根據你嘅言談舉止你唔係過百歲,你同我一樣都係現代人。再根據閻羅王之前都有講,你好明顯係枉死,甚至同我一樣係自殺,我覺得後者機會大啲,因為你對我好上心⋯⋯而且當時閻羅王講到夫婦咁果時,雖然得一瞬間,但係你傷心,而且潛意識,轉咗轉手指上面嘅戒指,不過你手上面更本無戒指,如果我無講錯你應該係做咗做頸鏈,我有無講錯?羅俊傑?」



「係地府,每個引路人都有自己嘅故事!你自己有,我有,全部人都有,唔好再嘗試發掘其他人嘅故事⋯⋯」

羅俊傑一語不發,踏進火門回到人間。他應該是去找那個令他放不下的人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死亡就是故事的總結,我們引路人就是幫人們引領開啟故事的新一季。不論故事的好與壞,完了的故事就沒有再翻看的價值⋯⋯那麼,這些故事又該何去何從,就任他消逝嗎?

我不忍讓任何故事如此消逝,那怕只有我記得這些故事,我也會去記,不然,若全部人也忘記了你,亦即是所謂的第二次死亡,那麼你還是你嗎?難道逝去就應該失去一切,連留下故事的權利也沒有嗎?

所以,在這時開始我決定了,最起碼我要為他人記著他們的故事,讓他們的故事、曾經的自己一直活著,這便是我的救贖,包括你,羅俊傑,你的故事,我一定會發掘,在心中篇起一本散文集。



這便是我身為引路人的使命⋯⋯

但現在最重要還是為妳找回你的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