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明這些年來,不知是不是當上子爵的關係,變得越來越有威嚴,連我跟肥波都有點怕他。
 
「唔緊要,我都想知個真相好耐。」小小明說完,才讓肥波冷靜下來,真有老大的模樣。
 
白虎瞧一瞧青龍,兩個人你眼望我眼,最終白虎的臉色鬆了下來。
 
然後用著他那搞笑的聲音說道:「都係嘅,你哋都慢慢大個,都係時候俾你哋知香港發生咩事。」
 
青龍也點頭同意,「同時,你哋知道真正的歷史後,就會明白我哋四海幫成立嘅目的。」
 


我相信,這裡面有很多驚為天人的知識。
 
在這個時候,站在我身邊的阿寶捉住我的手,我也順勢牽起她的小手,十指緊扣著。我感受到阿寶牽著我的手的力道,將她內心的緊張、不安也一併傳遞過來了。

在2019年那一年,香港人因為反送中的事件持續了半年的抗爭,血該流的都流了,該犧牲的都犧牲了。
 
但這一場抗爭並沒有成功,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中國派出了解放軍,由新界邊境開始壓迫,一路將境內的香港人壓至九龍,所有新界的人都被清空,聚集在九龍。
 
沒人料到這一步,也沒有人反抗得了。
 


在那時候,香港人被迫分邊站,要嘛有骨氣的留在香港島,堅持做香港人;要嘛歸順中國,去做中國人。
 
面對著最致命的武力,無人能夠抵抗。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只有認命這條路。
 
經過了半年的抗爭,香港人都累了,曾經勇敢站出來奮力抗爭的義士們,都累到不成樣子。儘管身體無力去反抗,可是眼神卻那麼的堅毅不屈。
 
那一天,堅決留守最後的香港人,在獅子山下發誓,會將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發揚下去,不會讓這燈火熄滅的。
 
而四海幫裡面,候爵以上的人都有在獅子山下發過重誓。
 


在人最累的時候,中國出兵將我們的希望一舉殲滅。
 
而這時候,是最看清楚人心的時候。
 
在香港人被逼到九龍的時間點,其實是有稍稍的停頓了十分鐘,讓我們好好的緩下來。那時候我們還不明白那一個停頓的什麼意思,我們以為這是新希望的開始,用最快的時間商量對策,然後來個反擊。
 
那一天來的太突然,事情來得太快,且沒有時間讓我們喘過來。
 
但至到有人站出來,一群接著一群的,走過去對面的時候,我們恍如被雷劈到一樣,空白一片。
 
直到我們抓著想要離開的人的手,要問個明白。
 
「你做咩啊?你甘心做二五仔?」一把又一把憤慨的聲音響起,真正把我們打敗的,是疲倦後的妥協。

「你睇唔到咩?我哋反抗有用咩?半年啦,咩都夠啦,你話我自私都係咁話啦!香港無得救㗎啦!」然後揮開我們的手,不顧一切地衝向對面,而那些手持槍械的解放軍並沒有阻攔走過來的香港人,反而讓出一條路來。


 
意思再明顯不過,是給我們一個機會歸順中國的懷抱。
 
我們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去迎接中國的懷抱,接近一半的香港人已經過去。
 
而那位揮開我們的手的男人,說著一口不道地的廣東話,一聽就知道他並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後來想想,當中有可能很多都是新移民,他們只是見勢頭不對,香港已經玩完了,然後回到原點而已。
 
但當中也有真正的香港人倒戈相向,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選擇投降歸順不失為一個明智的選擇,其實我們也都已經走投無路了。
 
不過,我們還有選擇的權利。我們不會去責怪去選擇歸順的香港人,聰明是一種天賦,但善良是一種選擇,你有權利去選擇做不做一個善良的人,這與你的立場無關。
 
十分鐘的時間,決定自己的路。是留下來堅持自己,還是選擇放棄?
 


十分鐘前不會想歸順的,十分鐘後也不會想的,所以十分鐘足夠判斷立場了。
 
十分鐘過後,解放軍一步一步壓迫我們至各大隧道口,直到去到隧道中間,他們搬來厚厚的鐵磚,一車車運過來,然後封住隧道,從此我們要過去九龍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沒有了。
 
我們想在最後爭扎一次,但只是徒添傷亡而已。
 
東隧、紅隧及西隧無一幸免。
 
我們就被迫留在香港,而九龍跟新界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中國的一部分。
 
之後就留我們在香港自生自滅,從此以後中國的地圖上就沒有香港這個地方,九龍跟新界被劃分為廣東省的一個地方。
 
在九龍沿海一帶都有軍人駐守,當我們想要游泳過來的時候,只會被無情的槍殺,而香港另外一邊對出,是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
 
每天的早上及傍晚時份,對岸都會開一艘物資船,會直接把食物丟在上環的港澳碼頭。根據他們政府官員的說法,這是他們對我們最後的仁慈。



從此,香港便消失在地圖上,也不知曉有多少人知道香港的歷史,香港的輝煌時代一下子就落幕,無聲無息地。
 
我們就像突然回到原始社會一樣,無信號,無網絡,完全跟外界失去聯繫。
 
「一開始真係好鬼亂,完全無曬方向。」白虎再提舊事,只有憤慨。
 
「嗰陣我仲係唔夠十歲嘅𡃁仔,我同青龍都同你哋一樣,由細玩到大,嗰陣一片混亂,係邦哥帶住我哋,我老豆老母理都無理過我哋,自己走咗去對面岸,淨係得青龍老豆帶住我哋……」
 
「唔好提我老母,我無呀媽生嘅!由佢嗰一刻拋掉我同我老豆之後,我就當無咗喱個老母。」
 
「咁起碼仲有老豆啊嘛。」肥波口快快說道,我們聽故事聽得津津樂道,聽得入神,同時間一股情緒湧上心頭。
 
青龍聽到後,沈默了一會,並沒有回應的打算,於是乎白虎使細細聲地幫他解說道:「佢呀爸係最後隧道裡面犧牲咗,犧牲咗十數個人,佢爸爸係其中次一。」
 


「所以我哋嚟到新社會嘅時候,無人無物,係邦哥帶住我哋,先有今時今日。」白虎提起往事,連我們都感受到那淡然的憂傷。
 
「咁警察呢?無警察嘅咩?我記得呀爸佢哋都有提過警察㗎,不過就係咁屌佢哋姐。」
 
「有撚用咩啲警察?幫到咩手姐佢哋?根本可以幫到自己嘅,得自己。啲警察扮撚曬正義咁,屌!」青龍一開口,就怨氣沖天,我們或多或少都理解那種心情。
 
「古惑仔都仲正義過佢哋啦!」青龍激動到整個公園都能聽到他的回音。
 
「嗰陣時啱啱有第一班物資船,就有一堆人衝上去,話自己人係中國人,並唔係香港人,佢哋唔想被困係香港喱個鬼地方,求佢哋開船接走佢哋。」
 
「我同白虎人仔細細,卻見識到人心係幾咁黑暗……人性係可以自私到咩地步。一群接一群咁叫囂,最後再派多一艘船嚟,唔誇張,真係逼爆曬人,啲人寧願扶住唔企都要上到艘船。真係好難相信喱班人曾經係同我哋一齊居住,甚至我老豆曾經為佢哋爭取過,犧牲埋,最後就係為咗喱班仆街?」青龍忍不住要點起支煙,才能釋放心中的怨恨。

「嗰陣係邦哥走過嚟,問我哋要唔要跟住佢哋,總有一日,佢哋會攞返屬於佢哋嘅嘢。」
 
「由嗰日開始,我哋就決定要跟邦哥,將四海幫搞得有聲有色,但依家過成三十年啦,坦白講啊,好多人已經唔記得當日發生過啲咩事。習慣係一件好可怕嘅事,習慣可以令你忘記以前發生過嘅屈辱,習慣可以令你前事不計,只要生活好就夠。」
 
「我諗依家想攞返香港嘅,只有我哋四海幫,我亦都唔知咁樣做行唔行得通,畢竟我哋要攞返失去嘅嘢,係以卵擊石,一座島仔諗住去對抗成大片大陸。但我哋並唔係諗住打低中國,只不過係想攞返我哋應有嘅地方。」
 
「喱三十年都無行動過咩?」小小明聽完後,終於發聲。
 
「有,不過全部都係好凌散嘅活動,嗰啲有心人係自爆炸彈,諗住一個人去換幾個人咁樣,佢哋已經係一心求死,不如死得轟烈一啲,曾經上船攬住幾個人炸到粉身碎骨,有啲就游過對面岸,但係生係死就無從得知。」
 
聽完青龍將往事娓娓道來的時候,我整個身體的毛孔都豎起來,抖震了數下。
 
「香港島上面,有三大幫派,一個係我哋四海幫,另一個係本土派,最後就係黑察。」
 
「本土派通常都係來自新政府,佢哋主張就係不搞事,和平生活;而黑察就打著正義嘅名號,『管理』市民。」
 
「本土派同埋黑察其實暗地裡係互相勾結,有好多利益來往,只不過一直係度生活嘅人係唔會知,但四海幫入面都收收埋埋唔少風,我哋都唔多唔少收埋幾條針係入面。」白虎插話說明。
 
而且他亦溫馨提醒我們:「想要生存,只有強大。你只要有力量,就可以攞返又或者保護你想要保護嘅嘢。」
 
「一係你就進取,去要你想要嘅嘢;一係你就防守,守護自己想保護嘅嘢。」
 
「只要你夠強。」
 
「明白未啊?」
 
「我哋係香港,從來都唔係生活。係喱度,係要生存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