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叫我們今晚陪她吃飯,我本來想答應的,但一想起:「要叫父親別買機票!」他要是買了便沒商量的餘地!二叔說事不宜遲,立即去阻止他。我雖然不捨,但只好忍痛跟母親說下次再吃,否則她簽了名也白費心機。她笑說沒關係,有需要可以再找她幫忙。我答應她出發去英國前一定會陪她吃。

二叔打電話給父親,幸好父親有空接。大概他今天都在辦公室裏處理文件吧。

二叔第一句便叫父親別買機票,說我有其他活動,不去英國了。我拉他的手。他根本都說錯了!我不是不去,只是遲一個星期。父親買遲一點就行啦。

父親聽到這樣,當然不滿,問這是什麼話。二叔又說到不清不楚的,又吵架了。

父親不耐煩地說現在有工作,有事今晚回家再說便掛線了。



我罵二叔說到奇奇怪怪的,父親想批准也難!二叔還拍胸口說交給他便行,我一定順利出發的。

我心裏卻是很不安。

 
果然父親難得早早回了家。二叔也當然在。

父親一放下公事包便問我們怎麼回事。二叔叫我不要作聲,全權交給他說便好。我只好這樣做。雖然這事跟我有關,但已經變了「小孩子不能作聲」的情況了。

二叔拿了我的烹飪活動的報名表給他看,說我想去這個,也叫母親簽了名。



他拿過來看:「什麼廚師夏令營?我沒批准過。別以為找你媽簽了名便成。」

二叔說不是要他批准,而是在通知他。父親聽到當然不滿,說他才擁有我的撫養權,但二叔說母親也是我的監護人,權力跟他一樣:「只要是對孩子好的事,她也有權決定。」

「對孩子好?這樣叫對孩子好嗎?放著正經學業不管,就去玩不正經的活動。」父親有點生氣:「我叫兒子去學校的夏令營,就不是對他好嗎?難道我在害他嗎?」

二叔說一年十二個月中,我唸書也唸了十個月,剩下兩個月當作休息、放假也不過份。

父親反駁說在社會工作是沒暑假、沒休息的,尤其現今競爭這麼大,只要一停下來,便會被人超越,繼而淘汰。很多學生都趁暑假好好裝備自己,迎接新學年。我怎麼可以偷懶?



二叔說這不是偷懶:「是放鬆!」說我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管什麼「社會競爭激烈、工作沒暑假」這種十幾年後才出現在我生命的事:「小孩子該是無憂無慮地享受童年生活。」那些大人的事以後還有幾十年時間經歷,幹嗎現在便扛上身?

父親當然不同意,說人生要好好計劃和安排,把時間花在該花的地方,不可以做無謂的事。

「做廚師是無謂的事嗎?」輪到二叔不認同,他有很多大廚朋友:「做醫生才無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