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醫生無謂的話,誰給你們看病?」問二叔廚師掙多少錢。

「沒有廚師,你今晚吃風啊?」告訴父親現在很多廚師又有名又有錢,還很帥、很受女性歡迎,不再是他腦海中又骯髒又沒出息的職業:「我有朋友在全球幾個大城市有餐廳,你有沒有自己的醫院?」

父親辯說沒自己出來掛牌而已,將來我想有自己的診所,可以出來掛牌。

「那你有沒問過慶齊想不想有自己的診所,或者做醫生?」二叔很不滿,臉超臭:「是你想而已!全是你想而已!」

父親的眼瞪大了一下,有點不會反駁,最後只吐出了一句:「總之我兒子不能做廚師…」



「是因為你想他做醫生嘛!你是醫生,他便要做醫生!」二叔乘勝追擊:「就如我當年一樣,必須走你安排的道路,不走在你眼中便是錯的。你口口聲聲說是對我們好,可是沒有人受得了你的控制欲!你對我如是、對大嫂如是,現在輪到你的兒子了!」

一向嬉皮笑臉的二叔,現在的樣子無比認真,像是換了一個人。從沒見過他這樣可怕。

他們互對對方目露兇光,看來兩人都動火了。我很怕,他們打起來的話,我該怎麼辦?父親不會夠二叔打,但他兇起來沒什麼理智;我幾乎聽到二叔在心裏的喊聲:「我早想揍你了!」看來怨氣積壓很久了。

我插到他們二人中間,不想他們為我吵架打架,兩邊搖頭:「算啦…我不去廚師營了…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

二叔說我現在便放棄:「那你便整輩子屈服於這個人之下。你有沒有想過,你的人生是你的,他的人生是他的。你這輩子就在迎合他嗎?」問我是不是真的想做醫生。



我答不出…從小到大父親都要我做醫生,我沒想過其他,也不知道…

二叔遂說人生就要多嘗試,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適合什麼,尤其我現在年紀這麼小。

父親罵:「你不要教壞我的兒子!」一拳打過來。二叔沒料到,失了一下平衡跌坐到地上,但隨即站起來:「要打嗎?誰怕誰?」想打很久了,現在正好,一個勾拳打到父親下巴。

「我就是要教壞你兒子,怎麼樣?你這個控制狂!」

「是你反叛成性!慶齊才不像你!」



他們拳來腳往,扭打在一起,客廳裏的東西都被他們弄爛了,慘不忍睹。這可說是我家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

「父親、二叔,你們不要打啦!…」我在旁邊無論怎麼勸、怎麼叫,叫到喉嚨都破了,也停止不了他們。我想找大人幫忙,但找誰?霞嬸?她一把年紀,幫不了忙,反而會被嚇死;母親?她住得那麼遠,來到這兩人都已經打死了,況且她也拿他們沒輒。這種家事也不好報警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