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二叔來接我,問我報名表交了沒有。我點頭。

今天當然不會去主題公園,二叔說等暑假正式開始再去,問我想去哪家餐廳吃飯,吃完可以回酒店玩遊戲機玩一整天。他問朋友借了。

又聽到我兩眼發亮!這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事!以前父親當然不容許我這樣做,連遊戲機也藏起來。吃完午餐便跟二叔到超市買了兩大袋零食,回酒店玩了一整天。

這段日子都由二叔帶著我,無論是下課、週末去玩去四處逛。我本來想聯絡父親,但二叔說他知道我們一起,我的臉也未復原,很難說話,所以沒打電話、發短訊也不知說什麼才好,所以也沒發。

到暑假的第一天才收到父親的短訊:「這個暑假就跟著二叔去玩吧。」就這麼一句。二叔也說收到他的電話,說要找人還原客廳,家裏也有些地方要維修,所以暑假跟著二叔就好。



我告訴二叔不會打擾他太久,廚師營完結後,我會按計劃去英國。二叔說我還去什麼:「難得你老爸大特赦!」說到時才算,眼下最重要的是去玩!

因為我的傷,暫時不能玩得太激烈,都是跟二叔在房間玩遊戲機。他跟朋友借了很多新款遊戲。我們邊吃零食邊玩,玩通宵也沒人管,感覺超爽!

到我的傷康復了,真的去了主題公園!母親特意給了我們雪糕優惠券,可以在園內任吃!但她提醒我要適可而止,不然吃得太多拉肚子,樂極生悲就慘了。

也去了沙灘游泳、看立體電影。我起初有點擔心,二叔那麼窮…但他叫我不用擔心:「二叔現在很富有哦。」

有天去了他的工作室。我參觀,他工作。我發現二叔工作時的樣子截然不同,那張嬉皮笑臉竟然變到跟父親一樣嚴肅,也會嚴厲地要下屬做好,兇起來罵人的樣子挺令人害怕。



我不禁想要是他工作室裏的人看到他在家裏那個模樣,一定訝異得說不出話來,也很難相信是同一個人。

 
到入廚師營的日子,二叔送我過去。我十分期待,之前一晚睡不著!我從沒參加過這種活動,不知道是怎樣的。

二叔叫我玩得開心點。

我問我不在,他會怎樣過。他想也沒想:「泡美眉囉。」說之前去沙灘,要了幾個美女的電話號碼,現在正好約她們出來:「趁你這小鬼不在!」

我啐了他一聲:「沒有我幫手,你能順利拿到電話嗎?」她們是先讚我可愛才走過來。二叔白我一眼,說拿到便行,方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我笑他鬼扯。



終於到了集合時間,有導師出來給我們點名了。二叔也得走了。我真是很期待!

這次約有二十位同學參加,都是高小級別。年紀太小不能照顧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