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完名便上旅遊車去宿營地點,也分配了房間,四人一房。

做完這些必須的事,導師開始跟我們聊天,介紹一下這星期會有什麼節目,例如會去逛大型菜市場、食品批發中心,也會去拜訪名廚和他們的餐廳,看看他們工作的情形,也有烹飪課。

聽到我已經很心動了!不知為何總覺得有股特別的能量在身體裏流動,令每個細胞也興奮起來。

導師問我們哪些人做過菜,有些有、有些沒有。

到了宿舍,我們先是安頓好。我跟同房的同學交了朋友。我發現我這級很少同學參加,大概多數都選了去什麼學習營,再不然被父母安排了暑期補習班。其實像父親那樣緊張學業的父母可不少,都說我們要升中學了,不加緊努力不行。很多同學都「跟風」去補習,因為很多同學都去,自己不去的話總覺不夠競爭力。



宿舍內有個大大的實習廚房,非常整齊也帶點專業的樣子。導師說上實習課的話,便會在這裏。

看完便去了活動室看影片。這次是介紹本市的餐飲業,看完玩問答遊戲。

吃過晚飯後又到了活動室,導師問我們剛剛吃了哪種肉類和蔬菜,還有烹調的方法,也介紹了那些食物的營養成份和對人體的益處。我開始感受到母親所說「食物也是種科學」。聽起來食物有點不像食物,而是一堆化學物質,但當然是天然的。我開始覺得食物不光是我們表面看到那樣,是很有奧秘的。

雖然我平常不浪費食物,但更尊重它們了。

每天的早餐都是「三文治自助餐」—就是有幾款麵包和五、六種新鮮配料,讓我們自由配搭。導們和宿舍的廚師們會來看看我們的「款式」。有個大胖子同學十居八九都是拿肉類、不少女同學卻都只是蔬菜。大人說這樣挺不均衡。胖子同學只愛吃肉,便會缺少纖維和礦物質,也太多動物脂肪;相反女同學們則會缺少蛋自質。她們說要減肥,但導師解釋現在我們正值發育階段,很需要各種營養,鼓勵她們選些較瘦的肉類,而胖子同學可以加幾片蕃茄、青瓜到三文治裏,慢慢嘗試和適應。



廚師說我的配搭很漂亮,有時是紅綠配—蕃茄配青瓜,有時是紅紫—火腿配紫洋葱、有時是綠白配—生菜配芝士,當然也有三色配。有些味道不錯,有些好像不太好吃…我會想起吃過的食物來配搭,例如快餐店的漢堡,還複製了玉子漢堡呢!

我每天都非常期待早餐,還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便在「設計」呢!第二天早上試試味道如何,會不會成功。當然失敗了要「自食惡果」,但是個經驗,讓我知道有些食物真不能放在一起…我不但想起母親講過雪糕材料的搭配,也會想起父親偶然說起的病例:「那個吃得太多,塞血管了。」、「那些食物不乾淨,吃完中毒了。」、「那種食物不宜生吃,寄生蟲都生到肝臟去了。」讓我很好奇,食材到底該如何處理和烹調。

吃過早餐便會正式展開一天的活動,例如去大型食品市場看看食材集散的情況。原來我們每天都吃掉數以噸計的食物!放眼過去全是一箱一箱的食物,也有專用的冷藏庫;去看碼頭看漁民搬運漁獲和剖魚等;也去了菜市場認識各種食材。有天的活動是同房的人為一組,每組給予50元來設計晚飯的餐單,看哪一組設計得最好,便用他們的餐單來做晚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