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同學那組有兩款甜食和兩款肉類,卻沒有菜,說喜歡這樣吃。

有些女同學組全是菜,不排除有人是素食者,但導師說:「連豆腐也沒有便不太好…」也有全是沙律—生的菜也,還有一堆水果,說因為不會做菜,沙律只需洗和切。

當然有人設計得不錯,有菜有肉有湯,但超支了。

我這組也很苦惱,50元不怎麼多錢,加上四個人意見都不同。果然有人比較喜歡吃肉、有人比較喜歡吃菜、有人不喜歡吃這個、有人不能吃那個…

最終我們設計了紫菜豆腐魚丸湯、蕃茄煎豬排和蒜蓉炒西蘭花。不吃肉的同學湯裏可以不加魚丸。蕃茄汁可配飯或意大利麵。一致被認是設計得最好的!



導師叫我們自己去買菜,晚上分組自己做給自己吃,大人們會從旁教導和協助。

但原來好些同學從沒進入過菜市場!全是父母或外傭姐姐買菜。或者到超級市場買。「才不會來這種又濕滑又髒的地方!」有些女同學會給跳起來的魚或怪叫的田雞嚇得大叫,幾乎衝出來。

其實我也沒來過,跟他們一樣,不是我採購之餘,去的也只是便利和現代化的超市。看到肉檔那些大叔拿著大刀切一條一條或者一大塊的豬肉,最初會覺得挺怕—那張刀真的很大!後來覺得很豪氣!

不過看到一整個豬頭、豬肺、牛尾就這麼掛著,也挺有想大叫的衝動…

不知為何我很喜歡看漁販剖魚。他們的刀也很大,三兩下便俐落地把魚內臟給除掉,「傷口」也沒很大,只是牠們沒機會癒合…我會想像父親拿手術刀的情形。如果他也可以一剖開,一挖一轉,壞的細胞組織便順利取出丟掉,那多好!他每次手術至少做半小時,複雜的要一個下午!想想也為他和病人辛苦。漁販剖魚,不用半分鐘便行了。



我也會發奇想,如果漁販用手術刀剖魚會如何?「傷口」應該會更細…但我不敢想像父親用魚刀替人開刀…

各組也各自買好菜了,便回宿舍做飯去。要我們各自買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吃掉自己所買和做的,不好吃便不要賴到別人身上,加上每組也有喜歡的菜檔和商店,不能硬規定人買哪家。

這是我們第一次「實習」。大家都蠢蠢欲試!雖然第一次「實習」便是兩菜一湯,好像有點難,但大人們都會從旁幫助我們,說我們只要做會做的事便可,不會的會由他們來做。

我們都要自己洗菜,這個最簡單,但也有好些同學完全不會,從來沒進過廚房!家事都是大人做。這也難怪,本來我也是這種學生。

有同學拿刀時手在震,手勢也不正確,果然都切到手了,流血也流淚。接著有同學說做菜很麻煩,乾脆不做了。但大人說要挑戰自己,不可以遇到困難便退縮,還說沒貢獻的人沒得吃—一是現在幫助做別的工作,不切菜也行;二是吃完幫忙洗碗,不可坐著光要人服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