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我忍不住給他們大大的笑容。有他們這句就夠了,能不能入圍是其次。我到底給食家和餐飲業的人讚賞過。

評判把所有參賽者的菜都試完,商量結果時我們都很緊張,不停在吱喳地討論。年紀較小的很直率:「我能入圍就好了!」

到主持出來向我們公佈名單了。這時我們最緊張,彷彿回到剛剛的試吃環節。

只得一半名額,即是十多人。唸了七、八個都沒唸上我,我心想應該落選了。

忽然我聽到自己的名字!彷如在夢中!旁邊的小朋友推我,我才覺得在現實。我入圍了!我竟然入圍了!



給淘汰的小朋友讓家長接回去,我們則開始新的行程。

畢竟我們是小朋友,電視台不會把賽程安排得那麼緊湊,也不會太嚴肅。我覺得有點像廚師營。

這段期間我們這些參賽者會一起住在一個營舍裏,看比賽賽情如何安排,其餘時間可能有些活動,例如電視台的宣傳、名廚的課程或者參觀。

首場比賽完結後,我覺得很累!好像把全身的力氣和腦力都使出來了!連續考一星期試還沒這麼累!我真的很緊張,所以一放鬆才會這麼累吧。但心裏有掩蓋不住的興奮,還是挺不相信自己真的入圍了。我高興得睡不著!

我打給二叔,告訴他這個喜訊。他恭喜我:「想不到你滿行的嘛。」



由於第二天要出席電視台的宣傳活動,所以我迫自己睡覺。

到了電視台,我們要拍宣傳照、接受一些節目主持人訪問。都是問我們為什麼會參賽、有沒有信心、最擅長做什麼菜式等。早上吃早餐時工作人員已叫我們要構想好。

我真有點不知說什麼才好。因為是教師推薦我參賽,信心不怎麼多,也最擅長的都是普通菜式,都不怎麼好意思說出口。有年紀小的參賽者很有備而來,答得很大聲和精神。我好像連個小朋友也不如…

很快便第二場比賽了。今次是指定菜式,要做一份早餐。我便做了炒蛋、煎香腸和吐司。其他參賽者又是做了很華麗的東西,又煙三文魚、烤鬆餅。我的雖然又是很簡單粗糙,但我有信心以味道取勝。上次我也不是以實而不華的炒飯入了圍嗎?才不要什麼高貴食材。

但今次評判吃完,臉上沒有笑容,說實在太平凡,完全是快餐店貨色,一點誠意也沒有。



那個主廚問我:「為什麼大會提供這麼多食材你都不加以善用?就普通煎個蛋和香腸,加塊吐司?」問我記不記得自己在比賽:「你身邊有這麼多強勁對手,你以為這麼平凡簡陋的東西可以贏到他們嗎?吃是看顏色,他們已經比你的好看多了。」還問我兩盤想吃哪一盤—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他們的評語令我很無地自容。

我打給二叔想吐苦水,沒想到他也罵我,原來他看了這場比賽播出。「上次你的炒飯平凡得來帶自己的特色,用料也很豐富;今次的簡直不像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