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人們喜歡高貴的食材,大堆大堆地放上盤子。那好吧。接下來的一場比賽是要用卷心菜來做菜,我就用了很多貴價食材。

結果評判吃到皺眉頭,說都不知我在做什麼:「就是一大堆東西,沒有主題。」主角卷心菜都給淹沒了,問我還想不想繼續比賽:「你就在放棄的樣子。」

我的心情和自信都沉到谷底!我不就給他們想要的東西嗎?都是他們挑剔!不比賽就算了!反正我都試過了!我本來都不是要來比賽,而是要去英國,或者跟著二叔。我都沒想過要留下。

我打電話告訴二叔,說我很快便會被淘汰了,叫他想想餘下的暑假怎麼辦:「反正我都不是會做菜的料。」

「不是你不會做,而是你沒心思做。」連二叔也這樣說我!他也看了這場比賽。



我說我不是。他說我根本就是:「先是輕視比賽,入了圍便沾沾自喜,然後便得過且過。」

我忍不住哭起來。誰料二叔的態度很強硬,說我這樣真辜負推薦我那位教師的苦心:「其實贏輸真沒那麼重要,但我討厭你不認真、沒盡全力的態度。如果你已全力以赴,即使輸了也雖敗猶榮。你現在像隻縮頭烏龜。」

吊兒郎當的二叔甚少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對我說話。我先是很生氣,掛了他的線,然後打了給霞嬸。可能想找另一個人聊聊天吧。

電話響了很久才有人接。我一時忘記了她趁著不用來我家,去了外國探望親人。正失望得想掛線時,她接了電話。原來她剛剛在洗手間。

「很久沒見啦!」她有點像我的祖母,對我總是很親切。



「我看到你上電視呀!」原來她前幾天已經回來,有看我的比賽。

說起這我有點慚愧。

她很開心,說我上電視的樣子很帥。她像普通老奶奶,看到認識的人上了鏡便會很雀躍,我還是她的熟人呢。

「但我快給淘汰了…」前兩次沒淘汰,因為有年紀比我小的參賽者做得比我差。連我也自覺幸運,但幸運不知道有沒有第三次。

她的聲線沉了下來:「是嗎?…」問我是不是做得不好吃,說教我做得好吃點,開始說著一些做菜的要訣,例如牛肉要橫紋切、不能下鹽…其實她以前已經教過我。我說記得,請她不用再說。



「那是不是食材配搭出了問題?我看到你的菜有些配搭得不好,會影響味道和口感啦…」一說起烹飪,她便會滔滔不絕。我們聊得最多的便是做菜。

本來我沒心思聽下去,但她沒停下來的意思,就在分析我的菜,我有意無意聽到一些。

我忽然想起,其實有些配搭她教過我。我怎麼會不記得?如果真是不知道,無話可說,可是我都知道!即使不知道,也可以上網找資料!看廚師示範時,我也沒用心看,只覺得自己不是這種料,很快便會走;也不忿評判主觀,覺得他們太挑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