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人們給我的評價則是很細心,做菜有如做手術那麼仔細和俐落。這樣說我挺開心,應該是得到父親的遺傳。

我猜想決賽的題目是什麼。上網找了上年的影片來看,是大蝦三吃—要用大蝦來做一道頭盤、主菜和點心。簡直就是把學過的都要運用出來。

我也構思,如果換我來做,做什麼才好?

決賽前一晚收到工作人員通知比賽題目:一頓晚餐。不限食材和烹調方法,但要有三道菜,可以是湯、前菜、主菜、甜品等配搭,也不限中、西式。

在成人比賽裏是沒有這樣事先提示,但我們是小朋友,所以有所優待,也藉此降低難度,因為這樣做三個菜其實很吃力,也很難忽然構思出來。事先告訴我們便可以設計一下、搜集一下資料。但不可以打聽對手的構思,我現在跟智宇分開來住,免得互相影響了會不公平。



我晚飯後都躲在房間裏上網找資料和構想。已經決賽了,我想評判的要求一定比以往所有賽事都高,也想看到我們的進步。我應該進取一點,做些難度高些的東西。一頓晚餐…吃什麼好呢?

我換到智宇的角度想,他應該對這駕輕就熟,有非常多絕棒的點子—他父親每晚都在為客人預備!我覺得他很可能會走中式路線—做湯、小炒這些。那我做西式的勝算較大,還可以走高檔餐廳的路線…

我構思了一晚,決定做一個青豆蓉湯、西班牙海鮮飯和芒果班戟。我想智宇應該不會做甜點,我覺得他不會夠時間—雖然我也不知道比賽時間有多少。但中式甜品通常比較花時間,加上中菜份量大,吃完也不想吃甜品。

就這樣決定好,我便睡覺,養足精神明天比賽!

 
今天下著大雨,感覺令人很不舒服。



我和智宇雖然同枱吃早餐,但沒怎麼交談,都只是打了招呼。吃完沒多久,便出發去比賽會場。

那是電視台其中一個錄影廠。在中央佈置了兩個煮食擂台,一邊是評判席,最外面的兩邊是觀眾席,還有主持人的講台。

我知道今天會有不少人來觀賽,例如淘汰了的參賽者和他們的親友,說會來看我們打氣,也有之前見過面的嘉賓大廚。

說不緊張便是假的,但我也很開心,因為可以看見那些「弟妹們」,只不過十來天沒見,已經很掛念!可見我們的關係真的很好。

我都向他們笑著揮手。



他們分開兩邊來坐,一邊是支持我,另外一邊是支持智宇。他們互相向對面喊著我們的名字,和叫打氣的說話,把現場的氣氛炒得很熱烈。

場記哥哥把我們叫到一邊,跟我們說說待會在場內要注意的事。經過這麼多次比賽和面對過這麼多次鏡頭,我們都清楚這不是件鬧著玩的事,有不同的工作人員牽涉其中,不容出錯。雖然我們專注比賽就好,但還是有些要點要注意,例如出場的次序等,才不會影響播放。主持人也專心地在做準備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