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環節就是請家人為我們打氣。工作人員把麥克風給二叔、母親和父親,叫他們給我們說幾句。二叔咧起嘴巴對我笑:「加油啊,小子,別讓我失望。我都押在你身上了。」母親向我微笑,讚我好棒,說沒想到我這麼會做菜。輪到父親時,他拿著麥克風,好久都沒說話,最後只把麥克風有點惱羞成怒地塞回給工作人員。二叔大笑:「他害羞啦!」感到父親想狠狠地敲二叔的頭一下,但因為隔著母親,也有攝影機在拍,所以不能敲,只好低頭不語。

我知道父親很想我像他一樣,成為出色的醫生。過了這個暑假我會聽他的話,好好唸書,然後去他的母校繼續學習,但就在這之前,讓我好好地完成這個比賽吧。

我就昂首踏上擂台了。

 
現在的氣氛相當熱烈,充斥著兩邊支持者的歡呼聲和緊湊的鼓聲。我和智宇穿起圍裙,聽主持人說出比賽規矩和限時:「題目是一頓晚餐,限時兩個小時。比賽現在正式開始!」

兩個小時看起來很多,但別忘了我們只是小朋友,要做三道菜呢!



我和智宇立即跑去食材庫去拿需要的食材。拿材料的時間也計算在內,得一次過拿完三道菜的食材,過後不能再拿。所以兩小時沒有很多,也因此大會讓我們先設計過。
我知道智宇很快便拿完出去做菜了,因為他即使沒有筆記,像旋風一樣拿拿拿,顯然腦袋裏已有一張清單。

我相對慢了,雖然我也有「清單」…

為確保沒少拿,我花了幾分鐘檢查。雖然說現在分秒必爭,多幾分鐘是優勢,但小心能駛萬年船,到發現材料不夠時便太遲了。

我檢查了沒問題便衝出去。我真的落後了,智宇的爐上已放了鍋,有煙升上來,他也在切菜了。



放下食材後,我也連忙在爐上放鍋和燒水,然後便是清洗和切食材。

我有點點手忙腳亂,今天太多人來觀賽,比賽場地也跟以往不同…我深呼吸幾下,叫自己要冷靜下來。不能因為家人在看而緊張!

主持人來訪問我了,問我在煮什麼,我告訴他們我在做湯。他們看到我有魚、草菇、雞等,還有個大鳳梨,問我是不是在做東南亞的菜式。我說不是:「做好大家便知道了。」

我沒看到智宇在做什麼。主持人問他的話也沒聽進去,因為我得專心做自己的菜。剛剛主持人問我時間夠不夠,我說應該沒問題—前提是我不能緊張,要清楚自己在做的事。但我聽到背後有煎東西的聲音,也聞到香味了。

除了煎的香味,還有陣陣的鹹香,智宇應該做味道較濃的食物,以滋味取勝。



乍看之下我好像有點比不上…我的菜式比較清淡…但我告訴自己沒關係,盡力做出自己想做的菜式便好。我明白現在在比賽,但做的時候開心、和讓吃的人開心也很重要。這是我在這個暑假,做了這麼多次菜的結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