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拿著一個信封出來,裏面應該便是結果!評判們也重新坐好,帶著欣賞和勉勵的眼神看著我們:「你們真的很有實力,可媲美專業廚師,很難想像你們只有十二歲。」也說我們的實力不相伯仲,但無奈這是個比賽,總得分出勝負,並說我們只相差少許,希望我們日後繼續努力,精進自己。

主持人打開信封,背景音樂也成了拉緊人心弦的鼓聲!要公佈冠軍了!!我的心跟鼓聲一樣「啪啪啪啪」的,腦海也轉出很多片段—父親跟二叔打架、二叔帶我去找母親簽名、在廚師營學習、被推薦這次比賽、嚐到失敗、站起來、到進入決賽、看到父親坐在觀眾席觀賽…每一個情景都叫我十分難忘!原來我這個暑假幹了這麼多的事、走過這麼多的路!

「冠軍是—智宇!」主持人一說完,智宇便跳起來,他的支持者也全部站起來為他鼓掌。

我也為他大力拍手,讚他做得好和恭喜他。我雖然輸了,公佈名字那一下心沉了一沉,但還是心服口服。評判也說出評語—雖然我們的表現都很好,但始終智宇的菜式技巧較高:「可是我們強調慶齊的也相當好吃,很有愛意和家的味道,這是沒法取代的。」我也承認智宇的菜比較難做,味道也會比較豐富,所以實至名歸。

智宇在掉到鋪天蓋地的彩帶和彩色紙屑,和大家的掌聲歡呼中去領獎了,他的家人跟他擁抱、支持者簇擁著他,分享勝利的喜悅。攝影機都在拍他了。



二叔和父母親也從觀眾席下來了。原來電視台打電話邀請他們來觀賽和為我打氣。二叔和母親二話不說便放下手上的工作,請假過來。至於父親,我後來才知道二叔用很冷淡的態度對他說:「不喜歡可以不來。連兒子帥氣的比賽也不來看看,將來被兒子討厭也無可厚非。」

二叔摸摸我頭:「真可惜…」說我要不是臨時改了餐單,便不會跟對手距離這麼大和手忙腳亂,很大機會會贏了。

我搖頭說一點也不。就算明知一定會輸,也會做這些菜,因為我很想他們看到,勝負是其次。

不記得哪個人說過,做飯是種愛的表現。我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中,也以這種心態做菜。做菜是愛的表現,不是得獎的工具。

當然得獎也是件開心事,也覺得被人認同,但沒得獎也沒所謂。我對家人的愛不會改變。



我本來想請家人去吃吃我的菜,但發現給觀眾們吃光了,智宇的也一樣。

「那今晚回家吃飯吧。」父親先是對我說,然後掃了掃二叔和母親:「你們也一起來吧…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然後藉詞要打電話給霞嬸作準備而轉身走開。

我幾乎想大聲歡呼!比起那個冠軍,我更想要這個「獎項」!更加珍貴呢!

 
我們一下車,便看到霞嬸在門口迎接我們了。

「霞嬸!」我撲向她。說到「家人」,怎麼可以漏了她?她還是我做菜的啟蒙老師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