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又忽然開口:「這裏沒廚房嗎?」我和母親訝異地看著他。

二叔聽到有湯喝:「我也要。」

我說他幫我一起「解決」掉暑期作業的話,便做些好吃的慰勞他。但他還是向我吐舌頭:「不要!自己的功課自己做!」父親也不准我這樣。

結果這最後三天成了我這輩子最痛苦的三天!我這輩子也忘不了!


-the end-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