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只要願意,你同我都可以創造一個自己鐘意嘅社會。 不放棄,不分化



你我均是創世神


係一百多年前,有一大班村民係空地上自由自在咁生活,佢哋無固定屋企,只會隨意放牧。

而有一日,地主因為賭錢成癮,最後輸曬啲錢,以致塊地賣咗比賭場大佬,其後,大佬就派咗手下其中一堆人,攞住地契咁威迫村民聽命令。

賭場大佬下令村民要建立自己村莊,唔可以無屬於自己嘅屋企,仲特登派啲手下去教識村民點樣起屋、點樣令條村擴大、點樣捉到唔同動物。

起初村民好擔心同埋好討厭呢一班人,覺得佢哋自己無曬自由,唔可以再隨心所欲,要屈就係一間奇怪嘅地方入面。



但慢慢佢哋就發現生活唔同咗,唔會因爲天氣轉變搞到訓唔安,啲動物又走曬搞到無嘢食,覺得有一間叫「屋」嘅嘢都唔錯,大家都感覺好舒服,同以前嘅生活有種講唔出嘅特別。

正當村民開始適應新生活,原來嘅地主就好開心咁跑翻嚟話籌好一半錢,可以令村民過翻原本生活,雖然賭場大佬強調塊地已經屬於佢,不過地主堅持話自己會捲土重來,一定會爭取攞翻屬於自己嘅一切。

呢個時候,村民開始動搖,一方面佢哋覺得可以過翻以前生活,唔洗再被一班人欺壓,然而,另一方面又覺得而加生活進步咗好多,持續落去就可以生活無憂。

後來,係賭場大佬嘅指令下,村民開始有學識,能夠運用唔同種類嘅陷阱去引誘動物,而得到賭場大佬賞識嘅村民,就被帶領到距離村莊好遠嘅地方上堂,教導佢哋知識。

學有所成嘅村民重歸村莊後,下定決心開班授課,令所有人都可以有學識,唔洗一世放耕咁辛苦。



最後,所有村民接受咗教育,佢哋除咗放牧之外,仲自行開發唔同商業活動,憑賭場大佬嘅人脈,佢哋同其他村莊連結合作交流,昔日嘅村莊,已經強大起嚟,可以話係一個小城市。

突然,地主攞住一大袋錢,要求賭場大佬還翻塊地比佢,賭場大佬唔想自己心血白費,但無可能同錢作對,於是同對方作交易。

「我可以還翻比你,但你要應承我,五十年內,你唔可以干涉城市人民生活,你要比佢哋繼續自行進步同發展落去。」

「得!只要你肯交翻比我就可以。」

賭場大佬怕地主唔守承諾,所以保險咁要求佢簽名作實。



村民雖然憂慮地主會唔會強行要求佢哋還原,令到生活再一次改變,但覺得地主曾經租借地方比自己,一定會對大家好好,所以好高興咁高調慶祝。

為咗兌現承諾,地主揾咗自己信任嘅左右手去管治村民,等失去賭場大佬嘅佢哋可以重新擁有首領帶住,更重申自己係一定唔會干擾村民,希望村民可以放心,同時鼓勵佢哋幫下自己。

點解話要幫下佢?

原來,地主唔止有一塊地,佢仲有其他爛地荒地,為咗令自己有錢攞翻塊地,佢吃力咁招攬其他遊牧民族加入,遊說佢哋會有好生活。

如今,地主已經有一班手下為佢賣命,可惜未有村落咁繁華,於是就想一班有經濟能力同有學識嘅村民可以仗義咁幫手。

富有同情心嘅村民了解昔日嘅辛酸,所以義不容辭咁主動幫手,一得閒就送食物同稀有動物比佢哋,為嘅係對方有飯食,唔好挨餓咁慘。

同時地主亦馬不停蹄咁努力發展其他村莊嘅經濟及人民知識等等。十幾年後,地主已經退休,揀咗其他心腹去繼續為佢打拼,而當年好窮同需要人幫嘅荒地,喺呢十年間都變得興盛同強大,已經轉變成大城市,有傳地主後代想控制曬所有地方,令自己成為皇。



更加有個都市傳說,傳言指地主所管治底下嘅所有市民都被洗腦,或者扮洗腦,仲會封鎖所有外界消息,令到佢哋接收唔到其他資訊,而市民亦只可以表達自己有幾鐘意身住環境同一切事物,假如有任何對管治手法有不滿及怨言,發言者身邊嘅親朋摯友都會逐一莫名消失或者意外重傷。

當然好有多人唔信邪走去試,結果往往就一係否應自己曾經以身試法,一係就連人都失蹤埋。

小城市雖然受地主管治範圍內,但由於多年前嘅承諾,所以目前為止都係資訊流通同埋鐘意講咩就講。

不過,近年一班領袖首領就以愛大家同埋連接大城市,等大家關係更親密嘅原因,強行推行咗唔同嘅計劃,例如興建一艘大船用作接駁兩地,每日提供津貼同邀請大城市嘅百多名居民去小城市吃喝玩樂。

小部分嘅市民察覺到問題,認為咁樣會令到小城市嘅資源分配不均,而且仲慢慢蠶食咗自己嘅屋企。

縱使少部分市民嘗試聲討,用唔同方法表達意見,可惜都無辦法阻止。

佢哋好灰心,唯有眼白白望住自己居住地被人改變。

直到最近,一個賊人進行打劫,不但搶曬入面嘅財物,仲燒毀一連串嘅房屋,造成人命傷亡。



呢個時候,領導以安全做理由,強制要求市民嘅房屋要加建鐵欄、大門要安裝智能門鎖,咁就可以保證唔會再有賊人入屋,可以完全咁杜絕問題。

但好快有人就指出咗,所謂嘅智能門鎖係監視人民嘅工具,出發點根本就唔係為市民人生安全著想,最終目的係鎖曬所有市民係屋企,透過電視去控制佢哋,利用慢性洗腦嘅方法以同化所有人,咁樣先能夠更順利達到成為皇嘅最終目標。

一班年輕市民為咗守護自己嘅家同屋企,不惜一切咁用盡所有方法去抗戰。

可惜嘅係,仍然有人唔明白唔理解,以冷言冷語去攻擊呢一班真心守護家園嘅義士。

「好心就咪搞亂啦!」

「好人好者驚鬼。」

「吓,關我咩事?」



除咗受抨擊之外,仲有一堆視若無賭嘅市民,佢哋認為只要唔理就可以無事。

只要有人出聲,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

你問我佢哋點諗?

人心肉做,話無事係呃你㗎。

但無辦法,一定要撐落去,

點解要咁傻?

嗯......係傻㗎,傻在愛呢個地方,

因為呢度係佢哋真正嘅家,無地方可以取替得到。



「你叫我出嚟一齊抗爭?但......但我怕,你都見到啦,佢哋會放老鼠咬人。

算啦,多我一個又點。」


「多你一個已經好多,你從來都唔係孤單一人,只要你肯企出嚟發聲,我哋就係同路人,因為我哋只有一個目標⋯

自由!」


講咁多,都係想講一句,721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