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時候,我會懷疑。 尤其是在這亂世的時刻。 若果自己是一個孤兒,我的世界將會是怎樣的,是否會變得輕盈,還是更加沉重。 但是,輕,就真的是美好?重,就真的不好? 可能根本沒有關係。 輕也可以難以承受、重也可以是一種輕盈。 究竟甚麼是輕,甚麼是重? 這可能是我一生也回避不了的問題。



《若果我是一個孤兒》

為何我要這樣痛苦
明明我可以離你而去 走到自由的地方 為何還要憂傷

為何我還可以這麼無用
明明知道若果不幹任何事
這個地方將會面臨黑暗

可能都是因為我不是孤兒



若果我是一個孤兒
一切將會改變

願天佑香港 天佑所有香港人

這是我在六月十三的夜寫的,是在六月十二日之後第一天寫的。
原本我將它放上了社交平台,後來卻刪走了,因為我不想有人看到會難受。

我與父母談論這個社會的事。


起初,我們鬧得面紅耳赤,但逐漸發覺其實我們分別不大。
他們已經成為現實裏的人,而我仍然渴望在幻想裏奔走。
僅此而已,我們的差別僅此而已。
他告訴我:「所以呢,我一早為你拿了外國國籍,不過…….我不捨得。」

他想哭,而我也哭了。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孤兒。

史鐵生在《務虛筆記》裏說:「生日不過是一個傳說,一個從祖父母、父親母親那兒聽來的一個傳說。」
生日這個傳說告訴我,我是在一個叫溫哥華的地方出世的。我是從哪裏來的。



不過,不知道從那一年開始,生日不再是一個傳說,它逐漸變成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父母不斷與孩子慶祝他的生日,對孩子而言,是將「生日」這個原本屬於傳說的日子,一次又一次變成故事;把原本虛無的變成實在的;將原本空白的歷史變成有意義的歷史;將原本屬於父母的「生日」變成屬於孩子自己的生日。

每一張生日的相片都告訴我那個將生日變成故事的地方,不叫作溫哥華,叫香港。

我不會輕易離去。
我決不會輕易走到一個只有傳說而沒有故事的地方。
因為,我不是一個孤兒。
已有 0 人追稿

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