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2019年7月21日在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改編而成的恐怖小故事! 以現實為藍本,但故事內容只是虛構,如有雷同,只是巧合! 故事只有一個主角,以她的視角看,她是一個女高中生!



那年的回憶至今仍然歷歷在目,這個惡夢一直在我心頭中迴響着,我永遠也無法忘記,這些身穿白色衣服的暴徒們,是怎樣地對待列車上、月台上一眾只是希望回家的無辜小巿民。


這是平時又悶熱的一天,我在旺角的餐廳做暑期工,作為一個對於世事仍是幼稚無知的少女來說,近日新聞天天也不斷的報導什麼反逃犯條例示威活動以及各種國際紛爭,我只是感覺到困惑和憤怒,一方面我也無法理解政府對於民意的漠視態度,但是示威者高舉反華性標語,港英旗幟也令我這個受愛國教育長大的元朗屋邨少女感到無法理解和同情,我甚至在了解到逃犯條例修改議題是因為一宗港人台灣殺人案之後,我在想公義無法申張,那樣是正確?無法理解各界為何反送中,因為年輕尚小的我當時仍不知道,此例是中共把魔手申向香港異見人士的惡法。


到了晚上,我乘搭港鐵回元朗,車廂內並不是太多人,因為時間已經是過了十點,回家的人多半也是遲放工的人,但誰也沒有想到,列車將會變成血腥戰場。快來到元朗站了,媽咪說已經煮好了肖夜給我吃,我看了看手機之後,懷住高興和期待的心情站了起來,並準備下車。但當車門打開的時候……

唔好落車呀,快D返入去呀。發生咩事呀?火竹呀?喪屍呀?車廂內不少乘客看到車外有大量人群大叫,已感到恐慌,他們不明白發生了咩事。正當一個穿黑衣服的男人不信邪地走了出去,希望立即回家的時候。




打死佢,係佢啦,搞亂香港呀。大批白衣人手持木棍、鐵枝等攻擊性武器,如同生化喪屍一樣衝入月台見人就打,尤其是穿黑衣服的人更是他們的主要攻擊目標。我和其他在車廂中的乘客也是目定口呆,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見有為數不少的喪屍在追打市民,而這些人退到車廂之後,白色的喪屍們卻仍不肯放棄,直接攻入車廂來見人就打。


啊,救命呀,打人呀,找人報警,車廂內哭叫聲,尖叫聲,叫囂聲此起彼落,我發了呆地坐回座位上,但其實心中已經害怕得想哭泣了,畢竟我今年也只是十六歲而已,只是一個高中的女孩子,成長在幸福快樂的家庭之中,根本從來就沒有體會過暴力是什麼回事。我強忍恐懼的情緒,手震震地拿起了手機,只是想告訴爸爸,叫他快來救我,但當我做出了拿手機的動作時,突然就被班白色喪屍發現了。


大佬,條女想報串呀。死靚妹丫,捉佢出來輪。叫囂之後,這些白衣人如同喪屍一樣,快步地向我衝了過來,我嚇到大聲尖叫,並且再也忍不了淚水,被現場的混亂,大量市民頭破血流,白衣人的凶殘目光嚇到娃娃大哭起來,我哭求他們放過自己,但他們無動於沖,反而更加興奮地拉扯我,企圖把我抱走。其他乘客看到我被這些人企圖拉出去,馬上用雨傘及各種物品去攻擊白衣人,有十幾個人更把我護在身後,除了見義勇為的男士們,也有些人是阿姨,老伯伯,他們都站了出來保護住我。




阿妹小心D。有個阿叔看到白衣人突破了人群防線,把手申向了我,但已經太遲了,白衣人瘋狂毒打保護我的幾個青年、中年男人,並且把老伯伯和阿姨們推在地上。唔好呀!救命,放手!我絕望地望向車廂慘叫,被白衣人抱到車站大堂,然後當眾輪姦。不要呀,無情的白衣男人大聲地淫笑,並且不斷掌摑我的臉,強烈的痛楚令我陷入徹底的絕望之中,他們把手放在我的胸部和下體,不停的揸波和摸陰部,這個時候開始產生劇烈的生理反應,現場群眾的恥笑,男人無情的虐待使我忍不住而失禁,看到混亂不堪的現場,我羞紅了臉,不停落淚。不要啊,好噁心,有一個六十多歲伯伯強行地吻我的頸和胸,又吻我的嘴,噁心的口水使我大腦一片空白,其後被脫光了所有衣服,他們當眾集體強姦了我,我只感到下體和肛門劇痛,感覺到大量出血。現場不少群眾嘗試來救我,但是更多人因此被打到重傷。


三小時之後警察才來到了現場,但是白衣暴徒竟然有機關槍和土炸彈,來場的防暴警察頓時死傷慘重,元朗及香港各地同時也出現了大規模的暴亂,大量黑社會在街頭上殺戮,放火,搶掠和強姦,而本土派不少青年為了保護香港,組織了民團去同黑社會當街械鬥,多人死傷。在晚上三時,港府在緊急會議後正式向記者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宣布進行全面戒嚴,軍法管治。由於警察已經完全無力處理局勢,港府已經向中央求救,請求駐軍出動。


市面上大批全副武裝的解放軍士兵,乘坐着裝甲運兵車,步戰車,卡車,猛士突擊車在街頭上巡邏,而大陸方面亦派了五萬兵力入港,另外三十萬大軍在戒備,聽說更裝備了坦克,自行火炮等等陸軍重型武裝,這些軍隊在路上用機關槍,機關炮,迫擊炮,手榴彈,自動步槍等等武器殺戮暴徒,但也有無辜市民死傷,解放軍士兵用自動步槍指着穿一群白衣服的黑社會暴徒,這些黑社會分子平時叫他們欺負下可憐少女,弱小市民就能,叫他們面對殺氣深重的中共軍隊,他們哪兒看過如此可怕的兇狠目光,無情槍口以及尖銳的步槍刺刀,只見他們跪了下來向軍人說自己支持共產黨,十分愛中國,但下秒這些軍人便一下子用步槍前的刺刀刺死了他,其他人再亂槍打死了……


戒嚴令維持了整整十四天才完結,解放軍出動了至少一百架九六式主戰坦克,一百五十架零五式輕型坦克,以及數百架各式裝甲運兵車,步兵戰車,無法估計的各種其他車輛,甚至至少百門火炮,三十架武裝直升機,以至幾萬名步兵,全面血洗香港,造成了香港人三萬人死亡,十萬人受傷,解放軍自損五千人(死亡幾百人),沒有坦克,火炮和直升機被毀,但有部分裝甲車、卡車損毀!解放軍比較大損失的原因在於香港多山多高樓,城市街道又比較狹小,有利伏擊,加上暴徒人數高達百萬(有三十萬是藍屍黑幫白衣人,另外有五十萬本土派人馬,最後的是乘亂搞事的匪徒們),又有槍械和土炸彈。對付使用投擲土炸彈,汽油彈的暴徒,解放軍往往會以坦克主力進攻,裝甲車及步兵去作配合,武裝直升機作支援,自走火炮作打擊暴徒的防禦工事建築。中共坦克有爆炸反應裝甲,先進的高強度複合裝甲,加上強大的火力以及高速度,戰術也配合的好,各兵種也良好協同,保護坦克不陷入單獨以及脫離了步兵,因此很成功地擊潰了暴徒。甚至解放軍在香港首次使用了參考俄羅斯而研製的坦克火力支援車,負責在城市戰中作為坦克的保鏢,清除流網之魚以及大廈高處的敵人(坦克武器仰角也太低,除了高射機關槍,其他武器只能平射),但火力支援車的機關槍及三十毫米機關炮也可以高射,另外更有車載迫擊炮、榴彈發射器,以及火箭彈、反坦克導彈,短時間火力輸出甚至不及坦克差,可以協助坦克去清理有反坦克武器的敵人,互相配合加上坦克威力強大,因此解放軍沒有任何坦克損失。



這十四天是香港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日子之一,只僅次於日本侵略香港時的日子,在這十四天中市民無法正常生活,停巿停工停課,醫院全部爆滿,機場也被封閉了,香港幾乎崩潰,城市進入了恐怖時代,而監獄中的陳同佳,在獄卒的默許之後,被囚犯們捉了出來毒打,雞姦,最後由幾個犯了謀殺罪的勇士們,把這個畜生不如的千古罪人活生生地打死了……


在禮賓府,暴徒衝入了林鄭睡房,把其活活燒死了,解放軍坦克到場之後,用機關槍把人群掃成血海,無數革命烈士,被無情的裝甲巨獸活活壓成肉碎,場面恐怖如地獄。大量暴徒用汽油彈反擊,成功損毀了部分輕型的裝甲運兵車,猛士突擊車(中國悍馬車),以及缺乏防護的卡車,但是解放軍馬上針對這些地區,用武裝直升機發動攻擊,以及用坦克去對付危險區的敵人,面對重裝甲的坦克,汽油彈完全無法發揮作用,甚至連土炸彈,土火箭筒也完全無用,暴徒面對前方十多輛坦克,二三百以上步兵的攻勢,馬上全線崩潰,有幾萬人混亂地逃跑,造成了人踏人引起更大死傷。冷血軍隊的坦克不只使用機關槍攻擊,甚至還發炮了,香港市區染成了血紅色,坦克的印帶全部也是鮮血。解放軍輕型護衛艦也對乘機打劫的海盜以及人蛇船發炮攻擊。


被輪姦和毒打過後的我則在車站現場上受到了市民們幫助,他們協助通知父母,又用衣物披在裸露並且全身傷痕、鮮血的我身上,爸爸看到我之後哭成了淚人,並且抱住我來安慰,爸爸強忍眼淚抱我去醫院,因為當時情況混亂到連救護車和救護員也沒有,此事令我此生難忘,這種真誠無邪的關心,不求回報的愛,就只有真正的父母才能給予的,林鄭自比香港人母親,你在香港人受傷害的時候,有沒有出來保護我們?你在照顧香港人的時候,有否平等關心每個子女?你是否無條件的付出?都不是,你在香港人受傷害的時候失蹤了,你偏心富裕香港人,不疼貧窮香港人,你月領四十萬的。

但我爸媽是無條件的愛,爸爸在抱我離開的時候,不斷被暴徒用棍攻擊,他竟然硬吃了全部攻擊,也把我護在懷抱之中,暴徒不停挑釁他,說他女兒被中出了,是妓女公廁,死八婆之類。但爸爸強忍了屈辱和怒火,一心只想盡快抱我去醫院,因為我全身已經傷痕累累,而下體更大量出血,再不到醫院絕對會死的。到了醫院之後他把我交給了急症室的醫護人員之後,便突然昏倒了。爸爸,你怎麼了,快醒來,我衝上前希望叫醒爸爸,但被護士姐姐帶離現場,醫護安撫了我的情緒。幸好爸爸沒事,第二天情況安全之後,媽咪來到了醫院照顧我們父女,我抱住媽咪大聲地哭泣。

但我因為嚴重受傷以及感染,最後要切除子宮及部分腸臟才能保命,我終身失去了懷孕的機會,更終身需要使用尿袋、糞袋,此事成為了我生命中永遠的痛。但是,我所發生的悲劇,其實我爸媽才是最痛苦的,我看到爸爸不斷內疚遲來了救我,媽咪從此對我完全保護和溺愛,但每晚也在偷偷地哭泣了,她認為我一生毀了,因此十分痛心及自責。到了我大學,她也不放心我自己去上學,我即使發脾氣,她也堅持不容許我晚歸。

……多年之後我仍要看心理醫生和吃藥,父母時刻的擔心、內疚,自責自己沒有保護女兒,自從那天之後,父母再也不容許我晚歸,直到我大學畢業之後,他們也不容許我找有機會加班導致夜歸的工作,我擔任了慈善機構的文書,因為我的傷殘令多數公司也不請。爸媽擔心我未來嫁不出去,他們老了沒有人可以照顧我。父母對我如此疼惜,我又為他們做過什麼?此份恩情只怕永遠也還不清!




在事件多年之後,香港也已經變成了大陸的一個沿海城市,雖然仍有名義上一國兩制,但行政長官及所有主要官員、所有法官、立法會所有議員,全部也是大陸直接任命的,行政長官甚至更是中國直接派人來香港擔任,如同港英時代英國人的做法一樣。

香港已經成為了殖民地,只是它叫中屬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