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作者也反送中,支持民主自由,但真的反對傷害到無辜,我們必須分清青紅皂白。 本故事主角是個反送中的小妹妹,但就因為出身成份而受無辜傷害,只因她家在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只因媽媽是警察! 本故事希望批判禍必及妻兒的荒謬言論!



反送中的風波愈演愈烈,雙方也已經爆發了大量嚴重衝突,但是夾在中間的市民才最痛苦的,而且社會出現了分化的局面,最慘的是雙方也有暴力情況,理性上自然是雙方也不對的,但立場上我也比較偏向示威者,雖然我的媽咪是一個女警,她立場也傾向藍屍,但我卻認同民主、自決的理念,更曾經為此跟媽咪發生此衝突。


我今年只有十二歲,是區內中學的一年級學生,父親雖然不是警察,但也是紀律部隊,任職消防員,因此我們一家一起居住在黃大仙警署旁邊的政府紀律部隊宿舍之中,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父親立場傾向民主派,但認為任何情況下也要和平、理性。


晚上,樓下爆發了激烈的警民衝突,不少防暴警察向示威者胡亂發射催淚彈,產生了大量煙霧,這些煙甚至攻入了我家之中。好痛呀,好辛苦,我受到煙霧的剌眼而痛得哭泣了起來,無辜受到警察傷害。但悲劇的事,另一方也是傷害我的人。


黑警死全家,禍必及妻兒,外面大批黑衣示威者把雜物投入宿舍之中,而居於低層的我家直接是首當其衝。大量玻璃窗的爆裂聲十分恐怖,我受驚而大哭,不少雞蛋更從窗戶外投入了我的房間之中,令我的公仔、床鋪全部也濕透了。




爸爸、媽咪,我好驚呀,到底發生咩事!受到嚴重驚嚇的我抱住爸爸娃娃大哭了起來,並且委屈地說:我也是支持反送中的,為何他們自己人也攻擊,只因為我是警察女兒嗎?


此時樓外傳來了喊叫聲,老婆快D帶晴晴走呀,我去抵抗住他們,爸爸說完後就已經有示威者攻到來我家的樓層了。


黑警、黑警死全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大批示威者圍毆我的爸爸,明明他根本就不是警察,而是你們示威者也尊敬的救人消防員。捉住她們,不要給她們走,示威者包圍了我和媽咪,示威者把我拉了出來,之後不停掌摑。




哭泣聲傳遍了整個大廈,這些人把我的衣服脫光,之後更拍照,有個青年騎在我的身上,吻我的頸和胸,又吻了我的嘴,之後把我姦淫了。現場有大扺示威者阻止了這些人的惡行,並且大叫這些人是黑社會假裝示威者的,是乘機搞事再把罪行推在示威者身上,以令社會對示威者反感。黑衣人把這些人圍毆了一番,不少女性示威者馬上把我扶起來,又用外套包裹我的裸露身體。


她只是小朋友。扶住我的女青年大叫,但更多人大叫:黑警女兒也是黑警……


我害怕得抱住示威者大姐姐哭叫,我也是反送中的,我只是中一生,我根本什麼也不知道呀!




但是在此時我突然腦袋十分痛楚,接著就昏迷了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