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到底是什麼原因令現在的年輕人 從遊行到佔領街道, 再圍堵政總警署堵塞交通呢?



到底是什麼原因令現在的年輕人
從遊行到佔領街道,再圍堵政總警署堵塞交通呢?
年輕一代已經無法看到未來,
已經無法這樣生活下去,不如改變現狀。
為何會有這種想法與行動呢?
不正正是因為香港政府的無能嗎?
一切問題還從社會問題說起。

無法安居又如何安心?



社會安寧基於百姓安居樂業,衣食住行。香港人對於衣食行皆有選擇,然而在於居住的問題,卻無法解決,問題一直拖延。
一直說香港地少人多,其實也全非可一言帶過。
新加坡地方比香港更細,為何也能解決這個首要問題呢?
重點在於資源分配,控制權在政府,不允許炒樓。
香港政府則相反,任由發展商玩弄地皮,任由他人炒樓,從中抽取稅款。
一直說要發展明日大嶼,又說發展郊區,解決房屋問題。等到你完成之前,那一批香港人要住到天橋下面等待嗎?


房屋政策荒謬



不利用現有的資源,卻要等待未來興建,令問題一再加深。香港的樓已成為全球最貴的臭名,有人還以此為樂。基於政府的房屋政策問題。
一,過了若干年的公屋居屋 可以買賣。
為何不優先租於解決基層沒有地方住的問題上呢?那些無法買得起樓的巿民呢?
二,賣地皮於發展商發展商業用途。
那麽民生居住問題呢?比起商業用途來更重要嗎?
三,其他私樓任由富者控制買賣。
許許多多無法負責買樓的巿民,在沒有像樣的地方居住,那些富者依然可以利用買賣樓層獲巨大利潤。貧富的差距怎會不嚴重?
四,將郊區發展成住宅用地。
荒唐之極,不利用可用,現在的樓,卻想用巨款把山堆平再發展,投入巨大資金又要一再等幾十年。
五,申請公居入息問題


一個正常的年輕人,畢業後工作月薪 1萬5左右很正常,卻超出申請的要求。荒謬之極。現在香港的物價各方面都漲高,人工已無法追上通過漲,基本的薪金卻被拒絕申請公居。租住劏房卻動不動6,7千,還要基本生活開支,試問如何生活?
六,輪候公居不合理
一個輪候公屋十多年的香港巿民,在旁邊的排到公屋的內地人士只是來港兩年。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香港巿民年年還要交稅,卻是等候了十多年,由內地申請的只是用了兩年,是專才還是夫妻團聚可以如此優先呢?有不少人也知道好幾個屋邨大部份都是內地人,原來內地申請的比本地更優先。不可笑嗎?

如此的房屋政策當然不能解決香港的房屋居住需求,年輕人連最基本的居住問題也無法解決,政府卻漠視問題,不努正視問題,只是害怕得罪了富商發展商。怎麼叫人如何不失望呢?


政府高官的能力

有高官要親民,去搭鐵時卻發現不會入站。感覺此人不在香港居住,應該住在天上吧。
有高官卻不知八達通為何物。應該住上天上不用現金或八達通吧,抑或是只有支付寶吧。
又有高官要求每個居民出示住址證明。無家可歸的那些就不是香港居民嗎?
又有高官在會議上打蓋睡。
又有高官被議員提問時 問非所答。
如此比比皆是。



這些年薪過百萬的高官,含金鎖匙出世的人又如何了解人間疾苦,又如何為基層巿民安居樂業呢?
這幾年的政績巿民有目共睹,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呢?
香港政府是問責制,從來有過失就要下台為自己的無能或過失而負任。讓有能力者居之,做不了實事卻一直佔據那個位置,領取由納稅人提供的薪酬。實在厚顏無恥。


逃犯引渡條例

引發一切風波的開端,只是一個導火線。
事情
由一對香港情侶到台灣旅遊說起,
男方殺害女友埋了屍之後,逃回香港其後因偷取其女友信用卡被捕。
但殺人罪是在台灣犯下,而香港和台灣並沒有逃犯引渡的協議。
這件被引起關注後,開始修訂逃犯引渡條例。
但這個修訂先與內地作修訂,政府以「極逼切修例」為由縮短諮詢期至只有20日。


2019年4月3日,該草案於香港立法會完成首讀。

具爭議的內容

其中草案有香港政府亦可協助中國大陸等司法區凍結沒收在港財產。
令人憂慮中共利用法例涵蓋範圍羅織罪名任意拘捕及引渡任何身在香港的人士到內地,令被引渡人士面對無理的長期覊押、刑求、不公平審判及酷刑,使逃犯條例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
詳細內容請另行查閱。

銅鑼灣書店店主已成港人所害怕活生生的例子,如此一來中央可以更加名正言順。
說好的50年不變的司法管轄區享有的獨立司法權呢?還到期就要急不迫待削奪了嗎?
有人就這麽想向中央邀功,儘早把香港自治權交出來嗎?

引發的風波

5月20日,特區政府要求立法會繞過法案委員會。


在6月12日直上大會審議條例。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事件一出,引起各方強烈反對。以遊行發聲表達不滿。
6月9日 約100萬人上街遊行,由維園出發。要求政府撤回此法。
但政府漠視民意,宣布要如期在6月12日恢復二讀並提前三讀。
12日 有示威者佔據夏慤道,之後警方使用催淚彈以及橡膠子彈清場。有示威者傷,以及有警員辱罵記者和示威者,經網絡傳播令巿民大為憤怒。
如此一來,觸發了更大的回響。
6月16 增加至約200多萬人上街遊行,狀況由銅鑼灣一直延伸至金鐘政總。堅決要求撤回。
此時,政府表示暫緩以待再資詢。
事件得不圓滿解決,民眾要求撤回而非暫緩,部分激進分子更一度衝入立法會進行破壞,令立法會無法運作。做法是效法台灣青年衝入立法院一事。

死要面子與玩弄文字

行政長官表示逃犯條例的修訂已經「壽終正寢」。
依然不表明撒回。


然而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64款,法案提交立法會首讀後,只有押後或撤回法案。
「壽終正寢」被指不尊重立法機制,只是玩弄文字遊戲。


開端

事件引發之後的每個星期,巿民都用遊行表達訴求。
更開始出現了「死士」,他們用自殺表達訴求和不滿。更多巿民深感婉惜,然後而網上出現許多流言訛稱他們為情自殺的種種說法。
玩弄死者的意願,這種做法是沒有良心的。
他們號召穿著黑色衣服進行集會及活動。
並提出五大訴求:
1.完全撤回惡法;
2.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濫用武力警員;
3.撤回暴動定性;
4.不拘捕、不檢控示威者;
5.林鄭月娥下台 / 真普選(之後修改)。

由學生組織發起,
要求政府在那一日五點前回應訴求,
否則將行動升級。
然而政府並沒有嚴正處理問題,只希望用拖延。以為學生也做不了什麼,最後也沒回應。
事情發展出現了變故,令情況進一步惡化。
下一節再說。
已有 0 人追稿

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