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擔帶,漠視民意,做錯又不認承的政府,又如何令人相信呢?

香港政府處事過失

基本法賦予香港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
這是當時提出來的宣傳口號。
從小就聽到大,這是中央對香港的承諾。
想出這個方法的人非常利害,當時穩左了局面。



由最初一心想領功而引伸出來的逃犯草案,引起社會強烈迴響。
香港50年不變很快就到,根本不需要做這些多餘的舉動。到時名正言順,何必要提早自己破壞一國兩制,把問題深化呢,確實不智。
然而,行政長官在第一次社區對話中,卻失言說自治是不可能,觸及基本法低線。這與最初提出的基本法背道而馳,這是有心給民的信息嗎?還是對基本法的認知太低?

由一百多萬人到二百多萬人的遊行示威,政府依然無漠訴求。令到民眾得不到回應該,得到的只是暴力的回答。
這個時候展開對話是解決的方法,但政府一直沉默。每次發言就是一味譴責示威者,強調政府會盡力,呼籲停止暴力。說話空洞,沒有說服力,沒有承諾,更加沒有方案可言。
方式與警方發言一樣,先是譴責示威者,然後合理化同袍的行為,一樣令人哭笑皆非。

政府沒有決心處理政治問題,把政治問題留待警隊處理。然而警隊只是執行法者,無法解決政治問題。同時警隊愈揭愈黑暗,為了掩飾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
官官相衛,這是自古至今百姓痛恨的事。


歷史還是不斷循環。


緊急法與反蒙面法

等待三個月才展開所謂的社區對話,回應卻是官腔,一如以往沒有變化,沒有承諾,沒有誠意。
三個月過去,要做的是實事,要行動而不是還是了解民意。因為一早已表達了,而且表達了三個多月,難道特首與高官是聾的嗎?

就在這個情況下,卻用緊急法去訂定反蒙面法,又是另一個反智的舉動。
原來特首和幾個行會成員就可以用緊急法立法,而跳過立法會這個程序,這不就是先破壞香港的法治的根本嗎?


緊急法是緊急狀態之下使用的,未有頒布緊急狀態卻可以先使緊急法,實在荒謬。
在這個時候的這種舉動無疑是火上加油,深化年輕人對政府的不信任,政府沒有決心去處理問題的根本。

事件不但令人質疑特首濫用緊急法,更激發更多香港人的不滿。在頒布反蒙面法的那晚,憤怒的民眾徹底破壞了一晚。
到底特首如此一著是有心安排令示威者更加激進,然後用強硬手法處理,同時為日後動用緊急法鋪路嗎?
已有 0 人追稿

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