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由。已死。

自由,有一段時間是香港的標誌。
如今,沒有什麼比香港更荒謬了。

曾幾何時,香港是屈辱的象徵,是割地求和的犧牲品。
曾幾何時,香港被勞役,在戰火與壓榨之下生活。
那時候,是誰捍衛了香港?

英國將香港作為殖民地本意並非為改善香港,只為將清政府的金銀絲綢茶等等物資進貢本國。




然而福禍相依,在英國人的殖民之下,卻引入最重要的司法體制與自由民主的概念。
當然,由最初壓榨華人到放寬華人,在潮流的催使之下,英國人不得不這樣做。要管治華人社區必須用華人,而當時社會愈來愈多知識分子的華人,他們的英語水平也足夠彼此溝通。
漸漸地,由英印中等組成的香港這片土地上,發展出獨特的一代人。經過80,90年代的紙醉金迷與自由民主的時代。

曾經,遍地黃金與民主自由是香港的象徵。
是誰一步步扼殺香港的自由?
是誰一步步斷送香港的未來呢?

自古至今,都是官迫民反,倘若百姓安居樂業,又點會有動盪之事呢?





如今,香港社會不但不能安居,也不能樂業,
還充斥滿謊言與暴力,用荒謬二字來形容最貼切不過。

由雨傘運動,再到反送中運動直到今日的國安法。有思考能力的人都能夠了解到香港發生了什麼事。

是誰在大眾面前滿口謊言?
是誰偏私執法私合理化暴力?
是誰包庇下屬?
又是誰想欲蓋彌彰?
又是誰亂加罪名擾民?




又是誰偏私定案?

由政府班底,執法人員,議員,法官,律師到大型機構,公司 竟然滿口謊言,官官相衛,連法律也視為無物,將司法,將兩制踐踏。
香港的未來就被掌控這些不知人間疾苦的官富二代的人手上,又怎樣有未來呢?

如今,連對社會棟樑的年輕人也要用諸於暴力與打壓,試問這樣的政府如何安穩人心呢?
當初說好的五十年不變呢?
再過多廿多年,到時名正言順,別人也無可厚非。如今,只是過了一半就迫不急待地打自己的嘴巴,出爾反爾,並顯露在世界全人類面前,係何等低劣。

自古是泱泱大國的中國,從前的漢唐令四海周邊國家都仰慕中國的文化與強盛,靠的難道是玻璃心,小家鬥嘴,思想鉗制,嚴刑峻法與恫嚇自己的子民嗎?

最後,
連一個諷刺的節目也容納不了;
連一間報道真相的報章也消失;
連一個掛有飾品的員工也容不了;




連一篇文章,一句反對聲音都容納不了。

作為無權無勢的平民,
要麽就被思想改造,
要麽被判入獄悔過,
要麽被消失,
要麽默默無言,
要麽及早離開。

這世上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已有 0 人追稿

已關閉評論